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1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投石车!”已经退守到最后阵线的军团长伊德森指挥着后方的投石车发动先一轮攻击。

巨大的石块带着风声弹出,每一块都在兽人军队中砸出一个血肉模糊的大坑。可即便如此,兽人仍未停止前进的脚步。

“数量太多了……他们该不会是整个诺丁的都投到这场战斗里来了吧?”城墙上的士兵们充满了恐惧,双方的数量差距如此之多,还能坚持到军队的救援吗?

原先第一此攻城时,兽人的数量远没有现在这么多,也就是八、九万左右,在遭遇白蔷薇军民的一致抵抗后才陆续增加。六个月之内,由九万、十二万、十七万、二十三万一直增到二十九万。虽然在数次攻城后降到二十一万,但白蔷薇的七万正规军也已所剩无几。

如今守城的除了佣兵团和自告奋勇的农民与冒险者之外,还有原本关押着的囚犯。

由于底层的重犯在上次越狱中已经逃得差不多了,这些囚犯除了极少数一些逃走之外,大部分还是留下与其他人一同抵御兽人。可以说,白蔷薇镇之所以能够坚持到梅里支援,在很大的程度上都是仰仗了这些本有“垃圾”之称的囚犯。

“嘟……嘟……”

经过缓慢的推进,付出了一小部分的牺牲,兽人终于来到了城墙下。三十卡林(米)长的撞木由十四名他码兽合抱,一次比一次猛烈的撞击让里面死顶大门的士兵越来越吃不消。

从兽人阵营中反射而回的巨石也砸坏了不少城内的建筑,但它们的目的既不是城墙,也不是房屋,而是城中央高耸的魔法方尖塔——天境之光。

若它被摧毁了,那想要防御住兽人可就真是痴心妄想了。

“弓箭手后退,步兵上!无论如何也得给我顶住!!”伊德森指挥着士兵用石块、沸油、和弓箭迎击正用梯攀爬城墙的兽人。

身手灵巧的西斯塔尔手持魔法剑“烈炎”与巨人之盾“波姆夫”;来回穿梭于受攻击最猛烈的大门处,不断有兽人战士被他击下城头。

“大祭祀,把那个人类轰下来!”兽人王战权一挥,祭祀们合力发出了五个连珠火球,直扑正与敌人撕杀的西斯塔尔。

“小心!!”

附近的士兵们注意到散发着灼热高温的大火球,连忙出言警告。

“轰!”直径数卡林(米)的火球击中巨人之盾,虽然拥有卓越的防御能力,但连续进行了多次没有维修战斗,数月的鏖战超出了它所能负荷的极限。在躲开一枚和连续抵挡了三枚火球后,最后一枚将西斯塔尔从城墙上击飞,重重地摔在地上。

“圣骑士阁下!”两个负责投石车的士兵连忙跑上前探望他的伤势,虽然有战神之勇气庇护,但西斯塔尔仍是摔断了左腿,在缺乏高级生命祭祀的白蔷薇镇,短时间内是绝无复员的可能了。

看着被担架抬回官邸的西斯塔尔,毕尔菲特心里的绝望也越扩越大。

“轰隆!!!!”

终于,三颗迫近城墙的投石机所发出的巨石终于彻底打碎了白蔷薇所有正在奋死抵抗的士兵的最后希望。

“天境之光也完了……我们还有救吗……”

看着轰然倒塌的方尖塔,人们心中的希望也随着一起覆灭了。天境之光的防御结界是他们最后的希望,想要等帝国的救援唯有靠它,可现在却被兽人无情的击为一地碎石,只怕挨不到明天,白蔷薇就破城了。

“哈……这下可掐断了人类的退路了。发动总攻,三个穆尔(小时)之内一定要把这座城池夷为平地!!”

卷七 白蔷薇战役 第十二章 奇袭(下)

看到天境之光已经倒塌,克鲁玛无比兴奋地挥动手里的战权,直指那让历代兽人王都曾败阵的白色城堡;“诺丁的子民、博萨的勇士们,去踏平那阻止我族南下的可恨之城,狠狠地杀戮那些懦弱卑鄙的人类吧。诺丁从此就要摆脱死亡之领的威胁,尽情的享受富庶的南国之土了,冲锋!!”

“喔!!!”所有的兽人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对白蔷薇展开了更为猛烈的进攻。

“不要放弃,要抵挡到最后一刻!!”看到已经有许多士兵抛下刀剑的士兵,伊德森不由老泪纵横的责备身心皆已疲惫不堪的士兵;“难道你们已经忘了,兽人的目的是什么?它们的目标可不只是白蔷薇。一旦城破,南方的家园即将遭受兽人的**,我们的亲人将从此生活在兽人的残暴之下。士兵们,拿起你们的武器,现在放弃还太早……”

“军团长,已经完了,没有人会来救我们了……就算抵抗到最后又有什么用……”绝望的士兵纷纷放声大哭,他们之中许多人都还年轻,都是附近的农民,从未经历过战争的残酷,积攒数月的恐惧在此刻完全爆发出来。

失去了士兵坚守的城墙转瞬就被攻陷大半,爬上来的兽人毫不留情的屠杀着已没抵有抗意识立刻的人类。

“嘎啊……嘎呀……”

尖锐刺耳的凄厉啸声从远处传来,已经在夕阳下变成橘红色的天空中飞来灰色的鸟群。

“那是什么?”猛然发现南方的吉尔库特山脉笔直的峭壁上飞速的有许多小点移动,兽人王指着那些奇怪的黑点讯问可以看到远方的祭祀。

“陛下,是蛛怪,很大群的蛛怪,至少也在一万左右。”大祭祀纳梵利用水晶球看到了远方的景象;“奇怪的是,它们都是生活在黑森林或者地底的生物,怎么会跑到这么远的地方来了?”

“黑森林……”克鲁玛担心的盯着天上的鸟群,那刺耳的声音就是从那里发出的,而且蛛怪似乎就是遁寻着这声音前进,他有种不好的预感。

“诺丁兽人,停止你们的攻击吧,此乃暗夜精灵国的领地,莫非你要与我族宣战?”半空传来清晰的萨克兽人语,这种兽人语是三种主要兽人语中最简单也是唯一为人类所知的语言。

努力仰望着头顶上方的白色大鸟,上面骑乘着一个黑袍人,看不清面孔。

“祭祀。”

“陛下,那人身上的确有暗夜精灵的标记——暗夜玫瑰,而且……还有交叉的长剑与权杖,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名战争祭司。”大祭祀纳梵的话让兽人王被战火激荡的心迅速冷却下来。

战争祭司……诺丁的战争祭司自三千年前被暗夜精灵征服后就没有再出现过。如今,沉迷于内部争斗的暗夜精灵再度赢会了神的恩泽,而失去了兽神宠爱的诺丁注定又要再次度被暗夜精灵统治吗?

“别慌,对方数量不多,先把它们解决了,等攻下白蔷薇在进入新月峡谷,一旦到了人类的国家,就算暗夜精灵也不能奈何我们。掷矛兵,把那个精灵射下来!!”

兽人王一声令下,上百支漆黑并粗大的的长矛密集地穿破风声,直射骑在白色伊基哈瓦身上的莫亚。这种由塔路兽投掷的长矛非常厉害,由于力道太大,在与人类骑兵的作战时能把人与马匹一同穿刺,故而常兽人作战的人类士兵都把这它形象的称呼为“串刺”。

展开巨大的羽翼,哈瓦灵巧的侧身避开了兽人投掷的长矛。

“还击!!”利用前进期间,像懂得古语的白色伊基学习一些基本的魔兽语言,莫亚指挥石化兽开始反攻。

在蛛怪加入战场后,莫亚不得不停止伊基的石化光线攻击,改变进攻方式。适合群体攻击的雷系魔法在兽人后方的军队里引发了一个又一个的青紫色旋涡,雷击对于抗魔里极强的蛛怪创伤不大,而身着铠甲的兽人可就倒霉了,他们身上重甲如同引导器吸收着自天空释放的雷电。

在隆隆雷电声中,不断有散发着焦胡味的兽人倒在沙地上,而蛛怪也正好能对抗兽人的蛮力,在后方的兽人军与莫亚带来的怪物军团正好战得势均力敌。

“军团长,蛛怪还有那些奇怪的鸟究竟是怎么回事?”白蔷薇的士兵发现这一奇异的变故,可伊德森也不知道其中的奥妙,他唯有期盼来者是增援白蔷薇的友军,就像城内的佣兵和那些义助的法师一样。

由于主力部队都在攻城,后方的部队又多是退下的伤兵,很快就在蛛怪和伊基的合力攻击下死伤过半,兽人王不得不摇牙撤出一部分前锋部队回援。

兽人精锐的回防,很快就压倒性的歼灭了数量不多的蛛怪,只剩下天空中的伊基独立对抗。

“前进。”激昂的口号从沙丘另一方传来,整然有序的脚步声由远至近。

“发生什么事了?”感觉兽人的进攻不如先前密集,到毕尔菲特特地跑上墙头,看到的就是城外蛛怪和伊基和兽人大战的情景。而且西面的沙丘上出现了一支整齐的军队,白色的服装在沙漠中尤为显眼。

“是帝都的军队吗?”

“不像,明苏从未有过白色装备的军队,就是整个东大陆也找不出相同的军队。”伊德森长期在首都生活,却从为见过这样一支气势剽悍的军队。

“全军止步!”东面的沙丘上也出现了一支军队,只不过它的装备和西方沙丘上的军队呈截然相反的黑色。

就在这时,白蔷薇城已经空空如也的监狱里突然钻出大量的士兵,把还来不及有所反应的伤兵和城墙上的残兵统统围住,驱赶到城镇中央的空上。

“是暗夜精灵……”许多人都认出了这些不知何时侵入城内的敌人就是卢索地区最著名的暗夜精灵。

“大祭司呢?”

三位负责地下指挥的深渊祭司从监狱里走出,却发现没有原先计划的那样顺利,本应早到白蔷薇的莫亚却仍未见踪影。

“大祭司已经到达了,她正和兽人作战。”代替人类士兵占领城墙的暗夜精灵奴隶发现了天空中的伊基,他们良好的视力自然也看到了乘坐在伊基背上的莫亚。

而在空中发现城内变化的莫亚知道凭自己手上的伊基无法对抗兽人,就乘着兽人戒备东西两面出现的军队这个机会,带领着剩下的伊基降落到白蔷薇的中央广场上,飞了一整天它们也很疲倦。

“大祭司,您迟到了。按照计划您应该协助我们夺取白蔷薇,而不是和兽人作战。”虽然占领白蔷薇出奇的轻松,但深渊祭司还是忍不住抱怨。精灵的寿命虽长,但繁殖力却很异常的低,决不允许把士兵的生命浪费在毫无意义的地方。

“抱歉,我没有预测到伊基在洞穴里飞得太慢,延误了了半天的时间。”从哈瓦身上下来,莫亚的双眼就一直没有离开过人群中的毕尔菲特,不过由于现在是非常时期,她也不便和他谈话,只得任由士兵将他与其他人类一起关进典狱长官邸内。

攻城的兽人在兽人王的指挥下撤回、重新集结,与东西两面的两支军队对峙着,一场血肉相搏的战斗一触即发。

卷七 白蔷薇战役 第十三章 混战

“重新列阵!!”

兽人王站在兽人军队中央,他的命令由各级指挥一一传达到每个士兵的耳中,让它们从被突袭的引起的混乱以及突然冒出的暗夜精灵军队所带来的慌乱中清醒过来。

“陛下,您看我们该如何作战?照以往一样冲上去?那可不是个好主意,看那些精灵强弓不都已经搭上著名的毒箭,就等我们自投罗网呢。”纳梵担忧的试探兽人王的下一个命令。

“我知道,那些尖耳朵的箭术的确非凡,每一箭都不会落空,只要发动冲锋,估计有会有半数以上的士兵死在半途,而且……暗夜精灵的近身搏击也很厉害,如果没有双倍的数量想要取胜……的确很难。”克鲁玛也很犹豫,虽然群体肉搏战才是兽人最拿手的战术,不过对付暗夜精灵这套方法可不行,他们在远程攻击无论是物理或魔法都比兽人优越。

哼,还摆出一副准备冲锋的样子,谁不知道暗夜精灵最擅长远程攻击,这分明就是个陷阱,以为兽人真的没有脑子吗。

克鲁玛想了想,决定改变作战策略。只要破了白蔷薇,顺着新月峡谷一路南下,暗夜精灵就再也不能奈何兽人了。反正我们的目的只是日光平原,到了那里就是人类的地盘,尖耳朵如果进来的话,到时他们要面对的可就不止诺丁的兽人,还有附近所有的人类国家,人类对暗夜精灵的戒备远远超过了其他种族,仅次于亡灵。

手指向南,兽人王对祭祀以及所有兽人下令;“全军南移,全力突击白蔷薇,”

“祭司,兽人朝我们的方向来了。”放哨的奴隶发现了兽人开始改变方向,朝着白蔷薇直奔而来,连忙告诉呆在广场上的三名深渊祭司。

正说着,几枚石块就被投石机抛了上来,巨大的冲力让四米后的白石城墙都为之颤抖。

“哼,来得正好,让它们尝尝我们的厉害。”三位深渊祭司露出了嗜血的笑容。

在祭司的召唤下,神官、牧师都各司其职的站在属于自己的位置上。

“黑暗礼赞!”负责辅助和防御魔法加持的女祭司雅兰斯催动已经在占领城墙就开始布置的法阵,黑色的十字星自天空的黑暗星座降下,为白蔷薇筑起一道坚固的魔法防御网。

“黑色的贤者啊,寻找失落的钥匙,开启那深渊之门,释放无尽的苦难与愤怒……雷电怒涛!!”索恩与数千名神官合作,念动需要合数百人之力方能完成的雷系高级法术,这个以施法中心为放射性的魔法拥有极强大的能量,是伊基所发出的雷电魔法的上千倍扩大效应。

虽是无法移动攻击的法术,用来守城却是最适合不过,就是速度太慢,等他们咏唱完,另一位深渊祭司所带领的牧师群却已经发动了数轮攻击,火球、冰枪、风刃……一个个魔法袭上了正攀爬城墙的大批兽人,它们有的着火掉落、有的连冰一同冻在墙壁上、有的在半空就被撕成碎片,有的则遭遇到密集的箭雨攻击,变成浑身插满毒箭的黑色刺猬,剩下的就算侥幸爬上城墙,也遇到精灵士兵的暗刃刺杀,身手敏捷的暗夜精灵在班驳的城墙上灵活的游走,不断有残缺兽人尸体从墙头落下,下面一些倒霉的兽人士兵还来不及和敌人打个照面就被同伴给压死。

“进攻!!”

寒冰部落首先吹起冲锋的号角,白色的河流以极为迅猛的速度向正大规模袭击的兽人冲去。

常年在北大陆生活、与魔族作战,外迁的寒冰部落已在寒冷的北地进化得更为剽悍,虽然丧失了大部分魔法领域的控制,但他们的身体已经演化得更适合近身作战。所骑乘的坐骑也非马匹或地蜥,而是冰晶大陆最为著名的魔兽——战狼。

这种凶猛的巨狼有普通马匹般大小,速度极为敏捷,即使在陡峭的岩壁上也能如履平地的奔走,虽然本身并不具备魔法,但它们拥有比蛛怪更强的抗魔力,其爪牙也带有麻痹毒素,可让被袭击的猎物短时间内丧失行动能力。

手持改良的精灵短弓,数万骑射手们在人类和兽人都无法射击的距离搭上带有巨毒的致命的黑羽箭,这种弓虽然射程不如强弓,但它的特点就是速度快,比强弓快上了两倍,近距离攻击的话杀伤力比强弓还要强。

“噌!噌!噌!”

弓弦的声音如同着死神的脚步,每一发都让一个兽人失去鲜活的生命。黑色的羽箭每扫过一处,正集中所有主力攻击白蔷薇的兽人大军就会倒下一片黑色的尸体。

“我们也开始吧,决不能被寒冰部落的超过了。”九大家族的族长相互致意,开始催动各自家族的士兵,由于地蜥在地面上不如地下速度快,黑色的暗夜部落就守在外围地段以远程强弓射杀敌人,每次三箭连发又让兽人折损了不少士兵。

由于伊基已经非常疲惫,不适合再继续作战,莫亚决定召唤炎魔,她与卡塞雷斯约定,她供给它杀戮与鲜血,它帮助她御敌。

“大祭司?”士兵看到大祭司走上城墙不由奇怪,大祭司不是应该站在后方与其他牧师和神官一同施展魔法给予敌人迎头痛击吗,怎么会到前线来,就算是战争祭司也不可能在大群作战时发挥出自身的近战力啊。

站在箭矛齐飞的墙头,莫亚全身都散发出黑色的烟雾,在魔法和投石撞击所发出的震耳欲聋声中,她的声音是那么的清晰和坚定。

“黑暗的奴仆,深渊的妖魔,以莫亚·法西·特鲁特·路德维西之名,在此召唤。卡塞雷斯·萨巴·萨尔斯,深渊的领主、远古的恶魔!!”

黑色浓雾散去后,一座巨大的暗红色石像出现在兽人眼前。

卷七 白蔷薇战役 第十四章 神器

“想要恢复炎魔的血肉之躯,这并不困难,问题是它在恢复之后还肯不肯听你的调度?一旦它恢复原本的身体,那可就不只是现在魔像的实力了。你有自信制服它吗,莫亚祭司?”

“没有,但我愿意试一试。”就算真的没有办法,就只好把它放回深渊魔域。

战前,祭长颇为担心莫亚答应炎魔的条件——帮它恢复身体。若以黑暗法术“新生”的确是可以可以帮助炎魔恢复已经僵化的身体,但……这不但要耗费施法者自身的大量魔力,要是反被炎魔反噬的话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一个真正的炎魔所具有的力量要远超一支由神官与战狼骑兵混编队的万人军队。

对于莫亚而言,拥有魔法、力量和智慧、与龙族处于同等地位的炎魔是一把无比锋利的双刃剑。在杀戮敌人的同时,是不是也会给暂时的主人予重创,好夺回它的自由之身。

巨大的炎魔挡在城门处,它笨重的暗黑色身躯在莫亚低声朗诵中不断散变红,坚硬的外壳也开始慢慢变软,开始散发出硫磺的味道。

“陛下!!”兽人大祭祀惊恐的发现对方所召唤出了高级魔兽。

炎魔……真的是炎魔,暗夜精灵的战争祭司,你可真有本事,连深渊魔域的九大魔物之一的炎魔都被你召唤出来……

看着被一团火焰保包围的石像,兽人王心里不甘的埋怨,这样兽人战士还得付出多少生命才能征服这座已经阻挡了千年的要塞?

“吼!!!!”卡塞雷斯发出震耳欲龙的怒吼,它浑身变成赤红的灼焰,手里的九尾猫鞭子挥动的同时,口中也唱咏着自成一派的咒语。

天开始变黑,乌云最密集的地方裂开一道像眼睛一样的吸缝,不断有燃烧着的赤红流星从裂开的缝隙落下,尖厉的声响每次落在地上,都杀死了至少二十名兽人。强壮的他玛兽在炎魔面前成了一个只会挥舞木棒的小孩,对于高智商的卡塞雷斯来说,这些兽人简直就是提供它消磨和休息最佳点心。

“陛下!!你难道是要再次使用神器吗?”见兽人王取下悬挂腰间的兽神器“战角”,大祭祀不由惊慌的问,神器是神的事物,若想使用就必须付出一定的代价,如今的克鲁玛已经再经不起又一次生命抽取,那一定会要了它的命的。

“现在顾不上那么多了。大祭祀,我若死了,就请你们几位族内长老带领兽人,务必要把族人带到南方。”举起号角,兽人王小声的叮咛,尔后仰望着正在杀戮自己仇人的炎魔,他开始把自己所有的生命力全注入到兽神器“战角”里。

一道光自号角发出,逐渐延伸、包围住手持号角的兽人王。

“我乃斯特法安之子,博萨的战士,兽神啊,恳请您聆听您子民的最后祈愿,我愿以生命作为筹码,交换你手中愤怒的战锤!!”

徐徐飘上半空,兽人王的身体不断膨胀,他手里的战权也发出刺眼的光亮,一柄如同远古巨人使用的巨大黄金的战锤在克鲁玛身后逐渐成形。

带着一片金色的星辉,黄金战锤有如兽神的愤怒,划开了空气与沙地,凡是被它所碰触的物体都失去了生命。没有风声、没有与预警,任何事物都不能阻挡这有如神击的幻影。

“呜喔!!!!”

炎魔卡塞雷斯急忙抵挡,可它也无法抗御代替神临的战锤。大地被金色的大锤劈开一条裂缝,炎魔咆哮着跌入漆黑而深邃的裂缝之中,与莫亚心灵上的联系也因空间的错位而断开。

克鲁玛似乎没有停止的打算,他握紧战权直指白蔷薇。金色的战锤立刻转了个方向直扑在莫亚,她一袭黑色的祭袍在白英石的城墙上尤为明显。

“大祭司!!”

周围的精灵士兵都高喊,希望她能避开这无比可怕的金色巨锤。

想杀我,没那么便宜!就算损失生命力也一定要把你们这些兽人打回老家去!!

心中如此打算,莫亚正要发动神眷一族个有的高级防御神术“庇护”,她的左手突然变得沉重无比,五个被黑色锁链串连的头颅发出了凄厉的尖叫声,原本的呻吟像施展影印扩大术一样,整个战场都听到这一点也不比战锤的无敌一击更令人恐惧的呼喊。

位于无名指上的魔族穆莱西尔突然开始具像化,他的头颅在黑链的串连下暂时脱离了莫亚的左手、浮上半空。原本紧闭的双眼也突然大睁,锐利的红芒仿佛锋利的刀锋,射出凶猛而嗜血的目光,那被血红荆棘封闭的嘴唇仍能发出凄厉呼嚎,震得所有人耳朵发痛。

穆莱西尔的出现也仿佛建筑起一道无形的墙壁,金色的战锤刚劈到半空就碰到了结界形成的障壁,四周坚硬的白英石都被战锤所发出的的凌厉风压像挤熟透的果子一样挤成烂泥状,但仍无法突破隐约可见的灰色圆球结界。

“听从主命,吾乃戒灵穆莱西尔,按照神眷者之意行使其代神之力。”混沌而低沉的古代克尔特卢斯魔语像在所有人脑海里发出一样,那种震撼灵魂的感觉远比兽神战锤出现时更强烈。

“飞舞吧,妖精……在荒芜的土地上疾驰!挥动睡眠的翅膀,带给众生予死之寂静。晶莹的冰晶,泛滥吧……在即将被忘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