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黑暗学徒-第4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祭长,他这次带回了光明神器‘慈爱’,可否能将功赎罪?而且,西斯塔尔已经选择黑暗阵营,你就不用惩罚他了。”

“算了,你不用帮他求请,我本来就不打算惩处他的。但,有件事情得告诉你。六天前,亡灵侵袭白蔷薇,虽然没有造成破坏性的伤害,但对方是不死之物,论持久战他们比我们更有优势,我已命安斯特大长老率三万之众前去支援。”

莫亚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没就见到大长老;“那……我是否也要前往支援?”

“不,你不必去。”意外的,祭长的回答大出莫亚的意料;“目前,各个大陆和国家之间的局势非常微妙。二十年来斯图亚斯一直与姆西格特交战,而北方军事联盟也在不断的扩充军备似乎有南下交战的意思。海外魔岛最近几年常有魔族侵入大陆的事件发生,说不定他们也在密谋重返陆地。我族的重返地面也的计划也已被光明教廷发现,他们正通过附近信仰教会的国家牵制梅里。再加上最近几天亡灵族的不安份,神圣帝国和光明教会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派遣军队远赴东大陆,这对于你三年内守住梅里的考验可是非常有利啊。”

莫亚这才知道,原来在毕尔菲特身上施加魔法的不是大长老安斯特,而是祭长萨尔托。

“你不必担心,齐亚思是个非常难得的人才,他若能帮你,对于暗夜精灵国的回复可是十分有利。你也不必担心安斯特,由于亡灵的缘故,他会带兵在白蔷薇滞留一段时间。至于那些俘虏,我已同明苏帝国谈好条件了。他们将接受高加皇帝的命令前往白蔷薇,在做俘虏的同时,也会帮助暗夜精灵守城。人类的光明魔法就是克制亡灵的最佳法宝。”

还是祭长厉害,这么轻易地就把明苏帝国摆平了。

莫亚在心中暗叹,这绝对是有利无弊的好事,既解决了那一大群法师吃喝拉撒的问题,也可以废物利用,正合她的心意。

“关于联络其他部族的暗夜精灵一事,你可以暂时缓一缓,还是先去深渊魔域里修行比较合适。”仿佛嫌莫亚吃惊的程度还不不够,祭长在度语出惊人;“我的确很担心安斯特,如果你再不加强自身的实力,等我去世了,吃亏的还是你啊……”

“祭长……”这下,莫亚可就更乐了。长萨尔托的语气中不难听出对自己的偏袒。大长老虽然是祭长的多年好友,但他已然被权利所迷惑,怎么会不知祭长最大的心愿就是看到暗夜精灵族复国。他想要独揽大权就意味着要除去战争祭司,可惜的是,丧失了大祭司的暗夜精灵有怎能保持主神的恩泽。

所以说,大长老已经失去了最重要的王牌。这大概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吧。或者说,他已经知道,却仍想赌一赌,看老友是否支持他。

很显然,对于复辟王国的意念远远胜过了友谊,祭长最终还是选择了自己,所以他才会把大长老派遣到白蔷薇,美名其曰是支援,其实却是流放,至少在她增强实力之前、在还能控制局势之前,要将胜利的天平倾向莫亚这一方。

莫亚终结出了最后的结论,她对于萨尔托的选择也很是敬佩,他为了整个族群的利益竟然放弃了千年的友谊,这在以凶残邪恶著称的暗夜精灵中实属罕见。

“暗夜之塔的传送阵已修复完毕,可以使用了。你去准备一下日后所需的物品,可别像上次一样。我可不希望承载了全族希望的大祭司是因食物短缺的缘故而饿死在异界。”不过,祭长难得幽默的命令却无法让莫亚安心离去。

“那个……我就这样进入深渊魔域,光明教会那边……还有梅里……”

“嗯……这个嘛,你不必担心。我会安排妥当的。我对光明教会说,你因为统治权的问题和暗夜精灵闹翻,已经离开东大陆,具体去向不明。他们见你久不露面也就不好继续追究,毕竟这北方死亡之领无法南下,一直都是靠我族抵御,他们绝不敢在这个节骨眼上与夜之都正式交恶。安心去继续你的试炼吧,梅里我会以神殿的名义派兵驻守的,九大家族和元老院也不敢忤逆我。去吧,让路德维西四子留下,我有话要问他。”

听了祭长的解释,莫亚看他一脸平和,不像要处罚西斯塔尔样子,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得遵照祭长的吩咐去张罗进入深渊魔域的日常所需用品。

“路德维西四子,你过来。”

眼看莫亚退出议政厅,祭长萨尔托招招手,示意西斯塔尔上前。

西斯塔尔遵照命令来到祭长跟前跪下,他虽身为贵族,但身份却于祭长差了不止三两个位阶。又没有莫亚那样特殊的身份,只得按照暗夜精灵的传统,行了一个曲膝礼。

“嗯……模样到是挺俊的,和你的祖先一样,难怪莫亚大祭司如此偏袒你。”西斯塔尔没想到祭长盯着自己看了半天,说的竟然是他的相貌,这让原本以为会被责骂的他有些不知所措。

卷九 反叛 第十章 嘱托(下)

“莫亚大祭司身边除了那个齐亚思,还有什么特

鲁特人出现吗?”

“不曾见过。”

“那就好,记住,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她和特鲁特

人太过亲近。尤其,是纯血的。”

西斯塔尔对于大长老的命令感到很困惑,怎么会

给出这种奇怪的指示。

“祭长……”

看了一眼欲言又止的西斯塔尔,萨尔托知道他的

疑惑;“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不希望暗夜精灵族再经历一次那瑟斯与西西亚的悲剧。”

那瑟斯和西西亚?悲剧?

与莫亚一起去过大沼泽,从黑龙娜塔丽那儿听个一些关于他们的故事,可西斯塔尔怎么也无法把悲剧和这两个缔造了暗夜精灵族两千年光辉帝国的伟大人物联系在一起。

“祭长,请问……前任最高祭司和月神祭司和莫亚大祭司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不能让她和特鲁特人太过接近?”听祭长突然提及,西斯塔尔不由多问了一句。

祭长看着单脚跪地的西斯塔尔,最终还是作出了解释;“特鲁特人,是神从人类中遴选而诞生的后裔,他们的先祖都是半神的生物,当这些半神特鲁特人结合后,生育出了次神的后代。这些能力卓绝的特鲁特人试图挑战神的地位,被打落永世不能转生的冥狱。自从以后,诸神严禁有半神血统的特鲁特人相互结合,以防止纯血统再度制造出次神的怪物。和强调血统纯正的精灵不同,所有的特鲁特都必须是混血而生,每个纯血统都必须与非纯血的族人生育后代,或者是选择所信仰主神的眷族,以完善神殿与其族的亲密关系。”

这么说,暗夜精灵岂不是也有和特鲁特人混血?照这样看,黑龙所说的叛徒之类,应该……是指背弃有同族血统的同胞吧。

仿佛看穿了西斯塔尔的想法,祭长道出暗夜精灵族现在已经很少有人知道的秘密;“不错,和你想的一样。在最初阶段,暗夜精灵曾大量与特鲁特人混血,就像白精灵和信仰光明女神的特鲁特人混血一样,从他们哪里获取了更多操纵元素魔法的力量。像我,就是一个有特鲁特人和暗夜精灵混血的后裔。但,这种以利益结合的完美联姻到了那瑟斯和西西亚就中断了。他们既没有选择同族,也没有选择暗夜精灵来培育混血后代,而是制造出了一个像远古祖先一样的次神后代。可能是因为这个缘故,加上当时的精灵国过于繁华,没有人愿意再掀起战火,并和南方大陆签下互不侵犯的停战协议。这让哈斯非常震怒,他收回了赐予那瑟斯的受难指环已经神恩,最高祭司失去夜神的宠爱,这就是暗夜精灵国崩溃的前兆。”

虽然和黑龙所说的在某些地方有点出入,但大体上还是一致的。西斯塔尔终于明白祭长的意思,他并不希望莫亚和她的祖先一样选择纯血统的同族,又一位纯血的诞生必定会引起神的不快,说不定还会招致更为严厉的惩处。

此外,祭长的话语中,还有一个疑点引起了西斯塔尔注意。

“祭长,既然那瑟斯和西西亚有一个半神子嗣,那为何暗夜精灵族还崩溃?按说,这名能力超强的后代可以继承父母的职权,他既然是半神,为何暗夜精灵族的历史上不曾有相关的记载?”

祭长沉默了好一段时间,他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久到西斯塔尔怀疑他是否因为疲劳而睡着了。

过了好久,祭长干涩的声音才再度响起。

“死了……或许……是受到了神的诅咒。那孩子出生没几年就死了。那时,我还是个孩子,在神殿里负责清扫工作,那瑟斯死后,西西亚就带着孩子离开了,以后就再也没见过,在翡翠谷战前就死了……”像是陷入到久远的记忆中,祭长又停顿下来,幸好这次的时间并不长,他很快就清醒过来;“西斯塔尔,你一定要注意,千万不要让类似的事情再发生,现在的暗夜精灵已经无力再承受一次失去主神的恩泽。记住我的话了吗?”

“记下了。”

“那好,你去吧,别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包括你父亲和莫亚大祭司。深渊魔域凶险异常,我怀疑亡灵的躁动与冥狱有关,你陪着大祭司一同去,她的身体无法抵御魔兽的近身攻击,有你跟着,我比较放心。”

已经起身的西斯塔尔有些惊讶,莫亚不是说过,深渊魔域只有祭司才可以通过的吗?虽说也有其他到达深渊魔域的方法,但战争祭司转用的试炼之门能接受一位战士吗?

“只要你持有那枚‘慈爱’,除了冥狱和星幽界,你都一畅通无阻,那就是它的另一项功能——空间平行移动。只要有传送门,你就可以像莫亚一样穿越空间的阻隔,到达位于另一个位面的深渊魔域。”

********************

穿梭在大广场附近的商铺之间,莫亚选购着所有可能用到的物品。

虽然在路德维西的家族领地里直接向西斯塔尔那个吝啬的老爹索要,不会花一分钱,但……处处小心的莫亚并不想冒险。她的身体可没有强壮到像魔兽一样,可以对毒素免疫。

这副躯体和普通人一样,会流血会受伤,也会死亡。甚至在很多时候,它还不如一副普通人类的身躯。

没有体力,负重太低。没有脚力,走不了远路。唯一值得夸耀的,就只有深厚的魔力了。

担心食物会被下毒,还是在大街上选购比较安全。现在她用风帽遮去容貌,以披风挡住那太过显眼的妖艳玫瑰,防止被大街上熙熙攘攘的精灵认出来。

这些暗夜精灵可比人类狡猾得多,也不知道大长老和九大家族的眼线是否跟在身后,莫亚都是在每个摊位上选一两样事物就走,从不多作停留。

但是,食物的数量也着实让她感到棘手。

此次深渊之行可能会呆上比上次还要长的时间。

记得她离开的时候,学院里储存食物和水都没有剩下太多。

可惜她身上的空间储存袋空间有限,无法放下一年份的食物。

为此,莫亚还有了再配置一个空间袋的打算。

突然想起身上的“噬血”匕首曾浸过龙血,莫亚记起了矮人大师库雷卡,应该找他重新把匕首锻造一下,在深渊魔域或许会用上“噬血”重新锻造才能把龙血的威力发挥出来,最近几天太忙她都把这事给忘了。

主意一改,莫亚停止继续采购,转向路德维西家族的领地走去。

以下是广告时间。

《追风》…………草户

《圣师》…………再起

《东方血修》——梦阳

《天仙逸史》…………栖梧居士

《星空倒影》…………弦歌雅意

《黑骑士》…………傀儡人偶

《都市寻情记》驿路桃花

《格林勒伦大史记》…………胡水

卷九 反叛 第十一章 克拉姆的贪婪

路德维西家族的领地在族长的扩建下,又壮大了不少。

既然各大家族不能再彼此争斗,他们就把心思全花费在修葺自己的领地上,哈桑德拉也不例外。

这给莫亚寻找矮人的居住地带来不小的麻烦,遁寻着记忆中给矮人建造的锻造小屋,在新建的平民居住区里转悠了好一会,莫亚这才找到了那远离矮人居住地的锻造屋。
本书由电www子itmoo书com网提供下载
为防止矮人私藏武器或逃跑,哈桑德拉命令奴隶和平民士兵轮流看守。

莫亚果然在锻造屋里找到正在赶制防护盔甲的矮人大师,想让库雷卡把自己的随身匕首再重新加工,好让龙血的效力能真正熔入到匕首上。

“库雷卡,帮我将这把匕首重新锻造一次。”

老矮人库雷卡放下手里的工作,拿起莫亚放在桌上的血红匕首仔细观看。

“喔……上面涂抹了什么,腥味这么重?是某种动物的血吗?”放在鼻间嗅了嗅,迎面而来的腥臭让库雷卡直皱眉。

“黑龙血。”

“什么?”把目光缩回手中的匕首,随手挥舞之后,带起一片暗红的残影。

“很锋利,是件非常不错的兵器。从哪弄到的?”

“这你就不用管了,看看是否能重新加工一次,把黑龙血完全溶到刀刃上?”

“不能。”库雷卡摇摇头;“经过浸泡后,匕首本身具备的能力虽然有大幅提高,但若是想把黑龙血本身具备的酸性侵蚀和巨毒属性加注在刀刃上,那还需在锻造加工的同时使用更多的龙血才行。不错啊,一年不见,你已经强到可以去屠龙。除了龙血,龙牙、龙皮还有吗,若是有那些东西的话,我可以帮你造出一柄比这把匕首要好得多的兵器。”

“我哪有本事屠龙,这把匕首只不过是在龙血里浸泡过而已。要真杀了一头成年黑龙,龙族可不会放过我的。”正解释着,西斯塔尔就走了进来。

凭借着血盟之间的感应,他非常容易地追踪到莫亚的所在地。

“祭长和你谈了些什么?”

“他要我和你一起去深渊魔域。”

“那个传送阵可是只能进不能出,而且是黑暗祭司专用的传送阵。你怎么去?”

“用这个。祭长说了,只要佩带着‘慈爱’就能任意穿梭星幽界和冥狱之外的传送法阵。”

是这样啊……

看着那枚毫不起眼的戒指,莫亚也觉得西斯塔尔跟着去也有莫大的好处。如果再遇上捕捉石化兽或者炎魔之类的的怪物,有战士在场,总比她一个法师硬撑强多了。

“对了,把那些浸过龙血的装备给库雷卡重新加工吧,虽然没有龙血无法啊提升属性,但也总比什么不做都好。”

慢斯条理的把佩剑、盔甲、盾牌都放到空出的木桌上,西斯塔尔用从随身的空间袋里拿出一个黑呼呼的瓶子;“还要吗,我这里还有。”

“那是什么?”

“龙血。”

“……”

整个锻造屋一片寂静,只有火炉里燃烧的木炭不时地发出“劈啪”声。

莫亚和库雷卡都怔怔地盯着那瓶粘稠的黑色液体。

“啊~~~~~~~”肥胖的老矮人飞身跃起,直扑西斯塔尔手中的玻璃瓶。

“碰!!”随手抄起地上的板凳将矮人砸倒在地,莫亚一把从西斯塔尔手中接过瓶子,拔开瓶盖,一股浓烈的腥臭味扑鼻而来。

没错,这味道的确和匕首上的一模一样,真的是龙血。

斜着眼看着西斯塔尔,莫亚猛地想起她和黑龙娜塔丽说话的时候,西斯塔尔几乎没有吭声。

“你……什么时候装的龙血,竟然一个字也没说。老实交代,你到底装了几瓶?”晃晃了手上的小瓶,莫亚敢肯定,西斯塔尔不只装了手上这一瓶。

嗯……越想越可疑。

这小子连把光明神器带出诅咒神殿都之字不说,他手里一定还有好几瓶龙血。

“十三瓶,连同你手里拿的,一共是十四瓶。”

“……”

锻造屋里再度沉寂。

老矮人库雷卡刚从地面爬起,又被莫亚用一件盔甲砸倒。不过,这一次他坚持说出了自己的建议。

“把它们都拿出来,重新锻造属性需要大量的龙血,如果能在加工的时候以龙血浸泡处于高温的装备,它们的属性就可以得到质的飞跃。”

“听到了吧,不许私藏。如果,你想把你那件不够华丽的铠甲变得更使用点,最好把龙血都贡献出来吧。反正打它的时候,你也没出多少力气。”

“我有说不给吗……”西斯塔尔把系在腰间的空间袋递给莫亚。

“你这东西从哪弄来的?……有古怪啊……”接过西斯塔尔一直随身携带的灰色小袋,感觉出这绝非普通的空间袋,莫亚左翻右看,终于找到了隐藏在底部的一行小字。

“克……拉……姆”仔细辨认后,才看出一个名字。

“克拉姆……克拉姆……莫非,是那玩意儿?!”莫亚深吸一口气,把袋子打开,取出了十三个装有龙血的瓶子,除此之外就只有些零星的银币。

仔细检查一遍,确定袋子里再没有任何东西后,莫亚把灰色的空间口袋口朝下,使劲地抖了抖,并大声的念道;“唧咕唧咕,吐出来!!”

“噗~~~”库雷卡把他刚喝进去的水全吐了出来。

西斯塔尔则差点失手将一瓶珍贵的龙血打翻在地,他从未想过莫亚会说出这种怪怪的话;“搞什么啊?”

“哗啦~~~”一声,原本应空无一物的空间袋却落下了一大堆东西。

倾泻而出宝石堆满了整个锻造屋子,有红的、蓝的、紫的、黄的、绿的,还有各类水晶原石,多得数不盛数。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矮人库雷卡首先回过神来,他看着已经把口袋收紧的莫亚,等待她的解释。

“这该让西斯塔尔来解释解释吧,你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弄到这东西的?”

“大街上啊……不,是从一个盗贼手里的得来的。一年前在梵纳,有个盗贼在大街上对我行窃,失手被逮后,他以全部家当赎身,这个空间袋和里面的三枚金币都同时归我了。”西斯塔尔难以相信自己随手得到的东西竟然暗藏玄机,带在身上一年他都没有发现。

“是这啊……我们换个地方说话。唧咕唧咕,吞进去!”对着地上的宝石,莫亚再一次念出了古怪的咒语,那些晃得人眼花的宝石又再度被收回到口袋里。

“库雷卡,加工需要很长时间吧,你先忙,我们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

看着已经离去的两个身影,库雷卡只得认命地拿起丢在地上的大锤,口里不停的诅咒,为什么他就没有遇到这种好事。

回到位于夜之都的大祭司府邸,莫亚一脚踹开扑上来亲吻自己脚趾的黑妖精扎克。

“西斯塔尔,我现在才知道,你小子的运气原来比我还要好。光明神器随手拈来,抓个小贼也能得到宝贝。”褪下颈上的“月神首饰”,莫亚将它小心奕奕地放进口袋里。

“呸!”

口袋竟然像活物一样,将紫水晶项链吐了出来。

“怪物啊!!”黑妖精吓得抱住莫亚的小腿,它还从未见过口袋会发出声音。

“把‘慈爱’给我。”莫亚兴奋地向西斯塔尔索要他戴在手上的光明神器。

“呸!”

再一次的,放入口袋的女神慈爱被吐了出来。

“哈……果然,果然在这玩意儿啊。”莫亚捡起掉落在地上的两件神器,忍不住笑声。

“这到底是什么?”西斯塔尔也从未见过如此古怪的东西,看莫亚一直在笑,就知道她必定知道这古口袋的来历。

“听说过‘大地的丰收’吗?”

“略有耳闻,听说是件空间神器,里面的空间非常巨大,足可容纳一个湖泊。莫非,这就是?”在光明教会时,西斯塔尔的确听人提起过,这件神器在大黑暗战争后就失踪了。

“不,‘大地的丰收’的确也是个空间袋,但却并非眼前这个。这玩意儿叫‘克拉姆的贪婪’是传说中盗贼王所制。盗贼王克拉姆非常贪心,他一直想把供奉在大地女神殿里的神器‘丰收’弄到手,但神殿戒备森严,供奉神器神之间除了大祭祀和神使,连普通牧师都无法进入。在反败魔族大军后,克拉姆用贪婪古魔的胃缝制了一件可以媲美神器的空间袋。其容量甚至超越了‘大地的丰收’,只不过,这东西有个缺点——无法容纳任何活的生命和神器。因为它本身就就是个活物,而神器是无容纳在任何有生命的物体之内的。因为这个原因,‘月神首饰’和‘女神的慈爱’才会被它吐出来。赚到了,西斯塔尔,这东西可是非常的实用啊,那个盗贼估计是盗贼王的后裔,因为不知道如何使用而把它当成一个普通的空间袋,要不是我在穿越时光海,在诅咒神殿的大图书馆里看到过相关的文件记载,我也不知道,开启这东西的咒语。”

莫亚把自己空间袋里的所有东西都一股脑儿的腾出,除了食物和一些重要的东西外外,其余的都放进名为‘克拉姆’空间袋里。

这下好了,食物和水的问题总算是解决了。剩下的,就该是给那几件装备增加属性了。

要不是为了避嫌,不想让库雷卡知道太多的内幕,莫亚也不用中途离开,现在她还得返回锻造屋。

至于西斯塔尔,虽然莫亚将‘克拉姆’还给他,但由于还有部分食物没有采购,他这苦力是绝对跑不了的。

卷九 反叛 第十二章 委托

英雄历3236年暗月17日明苏帝都

迪乌街区,是帝都安杰里特的贫民区,这里聚集了王都里所有的罪犯、流民和黑暗势力。

“蚊子”是皇城内最好的一个盗贼团伙,这伙盗贼自四十年前成立以来,只有三次失手的辉煌战绩。

上至贵族珍宝,下至平民凡物,这些机灵的盗贼总能想方设法的在委托人规定的期限内找到。是以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