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辔宜瘢裼猩跤谘撸恃兴怀病H缡谷酥跤谙桑蚍部梢猿上烧吆尾挥靡玻渴谷酥衲跤谘撸蚍部梢猿吆尾晃玻坑墒浅上啥胁恍抟玻挥墒窃蚩梢猿胁晃病J枪仕猩跤谙烧撸裼猩跤谘摺7嵌烂瘟в惺切囊玻私杂兄瘟茉缥蚨
望舒剑,神龙息,得之则生,弗得则死。呼尔而与之,盗墓之人弗受;蹴尔而与之,野人不屑也。修仙则不辨代价而受之,修仙于我何加焉!为长命之美,仙女之奉,天下苍生者羡我欤?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长命之美为之;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仙女之奉为之;乡为身死而不受,今为天下苍生者羡我而为之:是亦不可以已乎?此之谓失其本心。
夏过虫鸣——忆玑朔
       第一见怀朔、璇玑是在湖边树林。当我还沉醉在紫英御剑离去的背影时,璇玑丫头嚷着“师叔”上场了。寥寥数句对白清晰的展现了他们的性子:璇玑孩子气,怀朔则温稳恭谦。那次,璇玑说要去追紫英,怀朔则说彼此中了禁咒无法御剑,还说紫英下山是办正事,言辞间似乎在劝璇玑不要追了。可璇玑不管,她说就是要追,就是要怀朔陪,于是,怀朔无奈的说道“好好好,都依你”璇玑简单的一句“不管”就让怀朔说出“都依你”……他真的有劝璇玑别追之意么?还只是不希望她如此劳累?虽然只是匆匆一面,怀朔对璇玑的宠爱倒是展露无疑。
第二次与他们见面,还未等话说完他们就离开了,因为璇玑要去追紫英,怀朔自然要紧追其后。直到第三次见面,璇玑终于停下了那紧追紫英的脚步,让我可以好好的和怀朔聊上几句。当菱纱对璇玑讨好的说道“我见璇玑姑娘聪明伶俐,一定很得令师叔的喜爱吧?”,逗得璇玑羞红了脸傻笑,怀朔则是一脸无奈,似乎对小师妹的痴迷已经懒得劝说了。看到此景,我也只能翻翻白眼,同情起怀朔遭遇的同时,也不由怀疑,璇玑小师妹真的是爱慕着她那伟大的师叔么?还是只单纯的崇拜呢?我们的怀朔对璇玑又是怎样的情感,让性子沉稳的他一而再地包容璇玑的任性?
璇玑突发奇想的想用夏鸣虫来讨师叔欢心,害苦了一向循规蹈矩的怀朔。怀朔知道琼华派禁止入夜后喧哗、随意出外,却仍是趁房里其他人都睡着后,偷溜出来为璇玑闭气捉虫。怀朔说,如果不理璇玑,她一定会每日缠着,不肯罢休。璇玑之所以会缠怀朔,怕是料定怀朔最后一定会满足自己,就如孩子要糖,得逞一次就会有第二、第三……第N次,习惯成自然,不用思考,顺理成章的认为一定可以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么怀朔呢?想必也已经习惯点头了吧。所以,他回答时才会用“如果不理”,因为一开始他便已经点头答应了,习惯性的点头答应。
然而,怀朔好不容易抓到的夏鸣虫却没有被璇玑收下,因为璇玑听说紫英不喜欢这虫,所以她不要了。可以想象,璇玑说不要时肯定是一贯的不在意,那么怀朔听到她说不要时又是什么神情?怀朔说被该放了那些夏鸣虫,又有些放不下,他所放不下的究竟是这些虫,还是自己对璇玑的这份心?
幻瞑界内,怀朔为紫英挡下了致命一剑,紫英问怀朔为何要冲出来,怀朔淡淡说道“我只是个无用之人……只要师叔你没事就好……还好……师叔你没事,不然璇玑要把我骂死了……”此时的琼华已非昔日的琼华,很多弟子因不满掌门作风而选择下山,善良的怀朔却留了下来,因为璇玑因师叔而留了下来,自己若离开恐怕就没人照顾她了。直到死的那刻怀朔始终没能放下璇玑,怀朔说上山之后一直很怀念家人,尤其是家乡的小妹。想来,他对璇玑的宠爱是源于自家妹子的移情,只是这种爱宠出了瘾,再也戒不掉,也放不下了。
卷云台上,紫英告诉璇玑怀朔的死讯以及自己不会再回琼华,璇玑惊愕,喊道“师、叔……你、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师叔!”然而紫英却头也不回,进入了幻瞑界。璇玑所不能接受的是什么?紫英的离去?还是怀朔的死讯?在看到手握虫笼,倒在怀朔门口的璇玑,我们每人心中都有了答案。璇玑虽然任性刁蛮,却不失纯真,成仙并非她所求,但在要好的同门都求去之时,选择留了下来。留下来,留在怀朔曾经居住过的房间内,看着怀朔曾经看着的摆设,握着怀朔曾经握着的虫笼,回忆着曾经与怀朔相处的情形,璇玑靠着这些来感受着怀朔的气息,催眠着自己怀朔并没有离开。
当怀朔毫不犹豫扑过去替紫英挡下一剑时,他脑中出现的是璇玑得知师叔受伤时的伤心;当他弥离时,脑中所想的是璇玑今后将无人照料。那么,他又有没有想过,得知他的死讯,璇玑会如何?他不敢想,他不敢拿自己和师叔比,他怕自己在璇玑心中不及师叔的三分之一。亦或,他希望自己在璇玑心中毫无分量,那样,璇玑就不会伤心了。怀朔始终是男人,无法摸透小女孩的心意。所以他不会了解,璇玑心中,真正喜欢的是谁。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璇玑还会时时刻刻嚷着“师叔”么?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结局,在还未攻入幻瞑界同门纷纷求去时,璇玑会选择留下么?答案已经不重要了,璇玑一向敢于追求,既然她已认清想要的是什么,那么即便是鬼界,即便要轮回,她也会紧追不舍,我们可怜的怀朔,怕是一难以摆脱小师妹的压榨了。话说回来,他会想要摆脱么?恐怕他会笑着接受璇玑的折腾吧,比以前更为心甘情愿的接受……
很喜欢璇玑、怀朔这对,璇玑的撒娇,怀朔的包容总会让我会心一笑。怀朔逝去时,心中悲痛难言,不由设想璇玑以后会如何,然而看到璇玑尸身时依旧会眼酸,但心中却有欣喜,他们二人又可以在一起了。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有时候,停下脚步,好好去看看周围,感受周围,或许会有新的认识。祝愿有缘相遇的人不要再擦身分离了,同时,也祝愿我们的怀朔师兄,不要被璇玑小师妹折磨的太惨……阿门~~
……(本卷结束) ……
第一卷 人生若只如初见
序章
       我是一个仙剑的狂热爱好者,开始喜欢仙剑的时候是突然玩了仙剑二,觉得越来越有意思。但是仙剑带来的总是悲剧,让人感慨万千,想必许多朋友和我一样,玩了仙剑四以后那心里说不出的痛苦是很难受的,若爱仙剑至深的人也许会流泪,在此我想用我的作品创造出一个完美的仙剑传说,让所有的朋友知道,仙剑并不是只有悲剧,却包含着满满的爱情与幸福。
人类啊,是一种有七情六欲的高级生物,而七情六欲就是人类高级的表现吧。情深的人对仙剑当然是一种追慕和惋惜的情感,至于那些EQ低的人对于这些东西是不会有太多的表现的。像我这样,自从玩了仙剑四之后,整个人也就变了好多,原来并不重视感情的我现在却对情意看得那么深,回味起里面的悲剧剧情,连饭都吃不下。不单单是我一个人这样,许多人也都这样,他们深爱仙剑的生活,但一次次悲剧的结尾让他们是多么的痛惜不已。我写仙剑的目的的重要原因是感化一些不讲情义的朋友,让他们在我的作品下臣服,不是我自大,这也是我的一个梦想,最根本的原因还是我热爱仙剑,我爱它,我希望仙剑的故事能够广泛地在人间流传,让它成为一个个民间故事。
不说那么多了,接下来是序幕的一部分,大家开始睁大眼睛看我作品了(我好高兴):
2008年的深秋充满着悲凉的气氛,天空都显得不争气似的,不时地打着呵欠(吹风吧),一阵阵凉风吹进了在街上行走的了了无几的人们的心头。
枫树叶还是不停地下落,似乎害怕这悲凉的气氛。一个劲地往地里钻,偶尔一辆汽车路过就把他们带走了,好像是去找寻另一个新的世界。
我独自坐在家里的电脑桌前,傻傻地看着仙剑四的结尾动画,脑子里身心投入地想着云天河辛酸痛楚和梦璃的感伤以及紫英的悲情,不时的心里一阵阵哀痛。
突然,楼底下传来一阵阵女人的声音,而且声音很大,大到连一街区都能听见(夸张一下吧,夸张的目的你们会知道的),我伸头朝窗外望去,确实如此,一楼的李大妈和二楼的王大婶正在破口大骂。“哎,应该又是些小事吧,人们啊,总是为一些不值一顾的东西争得你死我活,为什么随着时代的发展会变成这样?——!”心里不爽地顾念到,“要是能回到以前就好了,一千年以前,不,是仙剑的世界。”然而只是空想。
我放下鼠标,走出了门。
街上,果然“杀气伶伶”,大风不停地刮着,走在狭窄的街上也是一种享受,有一种梦想中的境界。
穿过一条街,边走边仰望着天空,时而叹息一次。
路过一个胡同,一种黑暗的气息从我身边闪过,我朝里面望去,不可思议的东西出现在了我的眼前,让我充满着好奇和恐惧。
一个黑色的旋转型洞口在胡同底不停地吸取着树叶,仔细一看,树叶时而不时地朝里面钻,怪不得,枫叶会自己飞起来,还飞那么高,应该和这个奇怪的洞有密不可分的联系。
我渐渐地靠近洞口,手心也是冒出了冷汗,不过一会儿又被风吹干了。
“勇者,你愿意过一个全新的世界吗?”什么声音,好像是从洞口里传出来的,如此诡异,必有蹊跷。
我差点没叫出来,幸好我是个男生,换做是一个女生岂不是都吓晕了。
我渐渐地靠近,“你是谁,你在哪里?为什么不出来说话?”
“哈哈,我是谁岂是你想见就见得?我只问你,去还是不去,哪里正是你心中的世界”,这声音简直要吃人似的,把我的心都差点吓出来。
“心中的世界,难道是仙剑的世界?”
“去了你就知道了,再给你一分钟时间想想,算是我仁慈,如果不去浪费我时间,我还得去拯救其他心灵痛苦的人。”
“我……”,再次心里默念,“万一真的是仙剑的世界,如果不去,那不时太吃亏了,如果去,我又不知道这人是谁,被骗了怎么办……?管他呢,去就去,骗走也好,至少不会在这个世界里受苦。”
“你是在怀疑我在骗你?”
“不,不,不,我愿意去,你带我去吧,我想寻找一个全新的没有纷争的美好世界。”
“好,勇敢的少年,不过……”
“啊???还有不过啊,什么条件啊,这么苛刻。”真是啰嗦的怪人,哎,认命吧,遇到它了。
“听我说完,你进去之后将会只保留一段自己最宝贵的记忆,这段记忆自己选择,其他的记忆将在进去之后完全消失,你愿意吗?”
“记忆?那可是人生经历,怎么说丢就丢啊?”我大惊喊道。
“当你再次返回这个世界的时候你将会重新获得,你愿意吗?”
“还有机会回来?”我再次吃惊问道。
“当你尝遍世间辛酸时,或许你会怨恨这样的命运,当你阳寿将近时,或许会认识到事物的本质……”
“似懂非懂,算了,去就去,反正还有后悔的机会,来吧”,我如同狂风般的气势大声的吼道,完全将生命置之度外。
“嗯,不错,向里面走进来吧。”
“难道这里面就是?豁出去了”,心里一阵阵的害怕,万一这老家伙对我不利,靠,坚持吧。
我咬紧牙关,闭上眼睛,像一个战士毫不犹豫地面对着强大的敌人一样走了进去……
第一章 ——初到未知的世界
       “哎哟”,随着一声痛苦的呻吟,我晕倒了过去。
“这里是哪里?怎么这么黑?”我隐隐约约地走在一条小道上,找不到方向,我的脚不听使唤地一直走一直走,心里好害怕……
“少年,这是你命运的起点,继续走下去,前面有你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前进吧……”
“又是这个声音,他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对我如此神秘?”边走编紧张地想啊想。
“小兄弟,你醒醒,醒醒……”好模糊的声音,我渐渐地睁开了眼睛……
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长胡须的老头,他面容很慈祥,但是又充满了悲伤和痛惜,同时又带有一种严肃的表情,好像,好像……(记忆里一片空白,总觉得他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我摸着刚苏醒的头,突然一个动画出现在我的脑海……这不是仙剑四结局的动画吗?为什么它老是出现在我的脑海,为什么只有这一种记忆,其他的什么都不记得,为什么?
“小兄弟,不要去想事情,你的脑袋有点严重的震荡,如果要恢复,需要慢慢的调养,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老人慈祥的眼神让我感到很温暖,很幸福,有了家人的味道。
我走下床,一颠一簸地走到窗户口,望着外面,深深地叹息道,“笑问道路多几处,只因身在迷惘中。”
“我能读出你心中的意思,你的志向远大,为什么不出去闯荡一番?”老人充满神秘地望着我的背影。
“就我?身无绝技,难道出去挨打?”我再次长叹。
“我相信你的实力,但是,我只问你,你愿意出门寻找自己的志向吗?”老人突然变得很严肃,很是让人害怕。
我转过身来,看着这位神秘的老人,“我……我愿意试一试,但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老人突然变成一个金光闪闪的仙人,我看得目瞪口呆,“这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你……?”
“你有男儿的志气,也带有一些娇柔,这可能会成为你前进的障碍,在你开始实现你的志向前我愿意帮你一把,今后你就是我的徒儿,明日子时到窗户对面的悬崖顶找我。”说着,老人挥袖而去,留下了一把长长的剑。
“喂?”我的话刚落音,他的金光就消失在我的眼前。
我走到那把剑的跟前,双手小心翼翼地把它捡起来。
“金佛流光”四个大字在剑柄清晰地透露着,时而发出金色的光芒。
“什么人?”我突然感觉门外有一种沉重的呼吸声,于是破门而出。
可是四周空寂聊聊,无任何动静。“可能是我多心了”,我四周望了一下,然后走进屋里去。
“子时?天色不早了,早点睡觉吧”,说着我躺在了床上。
可是我无论怎么专门就是睡不着,那段动画老是在我的记忆力流动,好不自在。
“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这一切都这么神秘?”我的担心越来越繁重,总感觉将来有意想不到而且危险的事情发生,就这样想着想着到了子时。
时间快到了,我得立刻赶身去那里,朝窗户往里,那作悬崖真高,难道我要爬上去不成?先去了再说,说不定有什么近路。
怀着激动而又神秘的心情来到了悬崖边上,“什么啊,这里全是断崖峭壁,莫非我真的要爬上去?还是回去吧”,我失望地向回走。
“我不是要寻找我的梦想吗?岂能遇到这点困难就轻易放弃,那位神秘老人说过,我娇柔的个性会成为我前进的阻碍,我不能就此放弃,我一定要让他知道,我是一个罡气的男子汉。”想着就跑向了悬崖,开始一脚一脚地往上爬。
“什么鬼地方,这么陡,要是摔下去,我的一辈子就完了,我还没娶老婆呢。”我开始发着牢骚,边爬边抱怨着。
终于爬到了半山腰,回首望去,“我的妈呀,这么高,要是一个不小心……怎么这么难?”虽然心里很害怕,不过为了不被取笑,我还得继续向上,我一定要实现自己的梦想……
大概经过一个时辰的艰苦跋涉,终于攀上了高耸的悬崖。
“我等你很久了。”仍旧是那位老人,他正在打坐,闭着双眼对我说。
“真的好难,终于爬上来喘口气了”,我气喘吁吁地说着这一句话。
“接下来是入门礼节,拿去,剃下自己一半的头发。”老人随手扔了个东西过来。
“剃头,我这么帅气的头发剃了多难看呀”,我哀求道,希望能够免去这一个礼节。
“头发乃心中杂念之物,依照规矩,需成大器,剃头先行。”老人一口生气的话语对我说道。
“算了,剃就剃,反正没有其他人看见”,我狠心地拿着刀子向我头发斩钉截铁地划去,顿时乌黑的头发在空中飘了起来,随着风远去了。
“行礼!”
“行礼?”
“哦,突然反应过来!”心里念道。
“师父,请受徒儿一拜,请师父以后多多赐教,徒儿愿意跟随师父,学一身技艺,救助善良,锄强扶弱。”
“好,明人开始,正式上课,记得带上流光宝剑。”说着师父消失了。
“啊,师父,等等,我怎么下去啊?”
“自行解决,勿忘明日寅时的修行。”远处传来一阵声音,渐渐消失了。
“天啊,又要爬下去,这可比上来难了,明天还要时早修行,郁闷哦~”……
为了自己,努力吧,又是差不多一个时辰的艰辛,回到了小屋里,望着那把流光宝剑,突然闪出一道强烈的金光,又出现了熟悉的声音……
“勇敢的少年,接下来你将面对的是你的未来和你的梦想,我只能帮你到这里”,好熟悉的声音,好像在不久的过去我和他见过面一样。
“少年,你大概不记得你的名字了吧?”这熟悉的声音再次发出。
“我叫……叫……”叫什么,我疯狂地回忆,老是想不起来,不停地敲打着自己的脑袋。
“哈哈哈,不用想了,这是你的命运吧,以后你就叫楚霄天,怎么样?”
“还不错,谢啦,就这个名字了”,我失望而又高兴地回答他的话。
“哈哈哈哈,以后会见面的……”,声音渐渐远去,消失了……
第二章 ——为梦想而奋斗
       “晕,这么早就听见鸡叫了,外面还是黑的啊”。朦胧之中我走向窗户,望着外面的天空,“啊!不好,现在已经是卯时了,糟了,怎么办,师父会骂我吗?”我迅速穿上衣服,拿着流光宝剑冲出门外。
出门不利,师父正在门口打坐。
“师父早,徒儿来晚了”,我边抓头边笑道。
“你可知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没人叫你你是不会起来?”师父一脸严肃,让人看了好是害怕,“要不是我放了只鸡在外面,恐怕你要睡到大中午是不是?”
“啊?原来是师父您抓的来的鸡啊,不,带来的鸡”,遭了,完了,入门第一天就犯错,真是的。
“希望你的志向不要改变,去打两桶水来。”
“打水做什么,师父要洗脸?”我疑惑地问道。
“去打来!”
“是,徒儿遵命。”我的速度如闪电般冲向了水井。
“打来了师父,您看。”
“嗯,很好,提着它蹲马步一个时辰。”
我两口瞪大地看着师父,“不会吧,蹲马步?师父开玩笑的吧。”
“叫你蹲你就蹲,说那么多废话作什么,小心我在罚你蹲一个时辰!”师父满脸严肃地对我说道,恭敬不如从命吧。
真是要死人,蹲马步就很累了,还要提两桶水,真是酸死我了。还不到一刻,我就已经累到趴在地上。
突然,身上被挨了一下,“痛!!!”
“给我用心点,我可是看着的”,声音听起来好远,哎,谁叫我遇上一个这么严格的师父,认了吧。
……(一个时辰过去了)
我的手已经不是自己的了,瘫在地上,精疲力尽的喊道,“师父,我蹲完了,出来教我真功夫吧”。说着,师父从天而降,天上留下了一道金光。
“好,再去倒立两个时辰,如果完不成,别吃午餐了。”
顿时我的双眼比水桶还大,接着一头伸进了水桶里确认下自己是不是做梦,当头伸出来时,师父仍在我面前,眼前的景象并没有改变。
“霄天,你不想吃午餐了?”
“奇怪,您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而且还是昨天刚取的?”我充满疑惑的眼神死死的盯住师父,于是起了疑心。
师父仍然面不改色地回答到,“为师神机妙算,你的事我还不知道?”
“那师父,你能告诉我为什么我脑子里的东西都是很单一,有些东西老是在我脑子里浮现,头还很痛,像炸开似的”,我进一步追问师父,看他有什么变化。
“这个嘛,我说出来你也想不起来,要等你以后慢慢发现。”说着挥袖而去,消失在金光之中,“记得你的任务,完成之后悬崖山上见……”
“我的天,我的上帝,我的神,倒立完已经很累了,还要爬山,你杀了我吧。”我立刻躺倒在地。
师命还是不能违背,倒立就倒立,谁叫我的命如此。
时间还是很快的,悄然无声,难怪世间的沧桑变化如此之大。
剩下的最后一口气爬到了悬崖上,师父此刻正在夹着菜,“徒儿,不错,用餐吧。”
“谢师父!”
“等等,那不是你的,你的是这个。”
“不会吧,我累了一天了,让我吃点肉吧”,我充满了祈求的眼神直射师父。
“这也不是我的,你要看这它只吃饭。”
“我……”
“你什么你,不吃我拿走了。”
忍……我吃着硬邦邦的干饭一口一口艰难地咽下去,水都没有,真是噎死人了。
…………
“师父,该教我点东西了吧?”
“不行,继续蹲马步和倒立,十天时候再来找我。”
“这老头子是不是整我?”心里默念道。
“哈哈哈,为师不是害你的,去练吧。”
“怎么可能,师父怎么知道我想的?”我一下子变得崇拜起来。
“别再多说了,去练。”搜的一下,又消失了。
……十天之后。
终于练完了,整个人都瘦了几百斤(夸张,我还没几百斤),再一次爬悬崖,奇怪,怎么这么轻松,整个人都是轻的,三下五除二地登了上去,“看来那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