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菱纱低头羞怒:“这、这算什么条件?更何况我……不是他的……”
看到菱纱恼羞成怒的神情,之前受蔑的气急败坏顿时好了许多,不觉一笑,走到菱纱的身边:“菱纱,你刚刚说什么?”
“你!”菱纱羞红了脸看着我,不言一语。
……
“那我一个都不选!”天河截然回答。
这次恼羞成怒的却不是菱纱了,倒是烛龙被天河义气昂然的话戏弄得气急败坏:“好大的胆子!敢戏弄本尊!”
天河也不灰心,缓缓道:“虽然为了找我的朋友,我一定要去鬼界,但是如果因为这样,必须失去另一个朋友,我宁可不要!就算离开不周山,总能找到其他办法进鬼界的!”
“若是激怒了本尊,本尊可以让你们几个通通死在这里!”烛龙怒极而狂,杀气腾腾。
“你很强,我感觉得出来。不过……是我不愿意选,和他们没关系……请你不要杀他们。要我牺牲朋友绝不可能,我不会改变主意的。”天河的语气铿锵有力,态度完全不亚于烛龙。
烛龙的杀气缓缓衰减,竟然长笑了起来:“凡人,你很有趣,你一定还看不清世间真正的疾苦,一定认为所有事情都能靠自己的力量解决。凡人,或许你值得本尊欣赏你,或许你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愚人!”
“这烛龙终于要释放幻影了,战胜之后天河便能得到‘神龙之息’,可是,我该不该帮他们呢?”想到这里,我迟疑了。
“本尊给你一个机会,本尊将会释放相隔千万年、未飞升得道之前的幻影,你们若能战胜它,本尊就打开往鬼界无常殿的通路。”烛龙说道。
天河闻此大喜:“真的?你愿意帮我们了?”
“哈哈!本尊镇守此地已经九千九百年,即将功德圆满之际,还能遇上你这种可笑的凡人,我是帮助你们进入鬼界呢,还是……将你们的魂魄送入鬼界!”话一说完,众人脸色大变,一股腾腾的杀气顿时席卷而来,漫布了整个不周山天空,压抑至极。
“看来等天河他们战胜这个幻影后,我倒要和烛龙本体玩上一把了!”我微微一笑,心中已经做好了盘算,“烛龙啊烛龙,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同门,到时候我可不会留给你任何面子!”
第八十一章 偶获龙息,激扬战意
        顿时,天空暗灭,四周陷入了一片静谧,只感觉到一股浓浓的杀气,众人目不转睛,用感知来探清即将发生的一切。
忽然,静谧的气氛瞬间打破,隆隆声狂响而起,昏天暗地,伸手不见五指,同时狂龙出海的巨声响彻不周山。
压抑之感始终没有褪去,就连幻影的气势都远远压过天河一行人。
暗黑的天空渐渐恢复光明,然而这不是天空放光,而是烛龙幻影的一双杀气腾腾的龙眼照亮了这一切,光芒四溢,烈而强大,一时间令众人措手不及。
随着巨龙的腾空出现,不周山的地势发生了微微震动,岩石之间擦拭出震耳欲聋的摩擦声,裂缝段段隐现,错裂而开。
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时间,巨龙口方红光,直接瞄准天河、菱纱、紫英喷射而出。幻影毕竟是幻影,虽然气势惊天动地,但是力量还略逊一筹。
红光在巨龙口中缓缓凝聚出一巨大的暗红色光球,巨龙仰天长啸,目光一凝,红光朝天河爆破而去,形成一道红色巨柱,连接了巨龙和天河。
天河也不是吃干饭长大的,只见红光在接近天河的一刹那,天河负剑横胸,红光硬生生击在了天河的剑上,天河连连倒退,一直被逼到紫英的身前。
紫英见势不乱,剑匣之中千把残剑凭空出现,不错,“千方残光剑”已经施展开来,千把残剑形成巨大的圆盘阵型,刺向红光的来源,也就是巨龙的口中。
当即奏效,巨龙顿时疼痛无比,狂啸声直刺入耳,众人不得不捂耳。天河见势有利,运气而作,使出“逐月式”,剑光连连,目标就是这头巨龙。
即使是幻影,也是神龙的幻影,力量虽不比本体,但凡人的力量又岂会这么容易让巨龙当即溃败?
巨龙停止了长啸,目光凌厉,看向袭来的连连剑气,双眼再度放光,这次不是口中汇聚暗红光球,而是双眼的杀气腾腾而上,原本金色的双眼变成了血淋淋的红色,龙须也在刹那间伸长了数十米,犹如擎天长鞭,直径已达一米开外。
“霄天,你愣在那里干什么?快来帮忙啊!”菱纱焦急叫道,此时的菱纱也是手足无措。
我心知肚明,这个幻影根本伤不了天河分毫,摇头笑道:“不,这是对天河的考验,烛龙是故意这么做的。”
“你个白痴,你要我们都死在这里?”菱纱边应战边叫道,一心二用,反而使她的速度下降了不少。
“菱纱,你专心点!”我眉目一皱,提醒道。
“专心什么啊,你……”似乎想要再继续骂我,巨龙的一根硕大的胡须扫向了菱纱。
我没有犹豫,流光执手,一道凌厉的金色剑气划破而去,剑气当即将龙须一分为二,剩下的长度刚好从菱纱的身前划过,留下一道狂风,
“好险……好险……”刚才的分心,差点让菱纱遭受重创。
紫英也连连接受巨龙的肉体攻击,到现在,巨龙反而没有运用五灵之术,而是用自己的身体发动肉体之力的攻击。
要比肉体力量,天河可是毫不占下风,而紫英、菱纱身形迅捷,自然能轻而易举地躲过巨龙的攻势。
战斗不分上下,这让我等的有点不耐烦了,朗声提醒道:“天河、紫英、菱纱,你们一起使用绝招,速战速决!”
众人皆望向我,微微点头,心有默契,同时,“狂煞”、“上清破云剑”、“无影连剑诀”三道不同的力量,同时围向巨龙,众化为一,爆破声连连不断。
“吼~~~”巨龙惨叫,明显已是攻击奏效,接着,巨龙的身体渐渐化为虚无,整个龙身被红光所包围,最后由巨大的龙体化为一个手掌大小的红球漂浮在半空之中。
“成功了!”菱纱大喜。
然而并没有结束,红球在众人甚至不鬼不觉的情形下朝天河的身体灌入,红球掠过的地方,留下一道暗红色弧线,最后红球完全灌入天河体内,天河无力,单膝跪倒。
“很好,凡人,你很努力。”四周恢复了平静,似乎刚才的一切根本没有发生过,而烛龙的本体已经出现在众人面前。
“呃……”天河发出痛苦的哀叫,跪倒在地不断抽吸着。
“天河!你受伤了?”菱纱面色焦急,踱步跑到天河跟前,扶住天河。
紫英也缓缓地酝酿出一道治疗之气,气息环绕,沁入天河的身体,然而并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天河的身体泛起微微红光。
“神龙之息!”我一眼便判断出来。
烛龙哼声,尽是不屑:“白费力气,神龙所伤,凡人的法术岂能治愈?”
这个时候……站在离天河十米开外的我发话了,嘴角微微上扬,用低沉的声音道:“那你说我能不能治愈呢?”
“嗯?”众人的目光投向了至始至终沉默寡言的我,眼神尽是匪夷所思和诧异万分。
烛龙缓缓把头调向了我,带着一丝愤怒:“哼,难道这些凡人的命比师父都重要?你要想清楚,大难在即,若是你坐视不管,恐怕六界之内也难有人能对付那个神秘黑衣人!”
我缓缓转头,向天河徒步走去,同时手中闪闪而现一团白紫色的雾气,雾气沁人心脾,就连疲惫松散的菱纱和紫英也顿感一阵轻松,消耗的能量源源不断地回补。
雾气闪闪放光,飘化成无数的白紫色星点,盈盈围绕在天河的全身,渐渐笼罩了神龙之息的暗红色气息,最后消失殆尽,不留遗余。
“咦?”天河原本痛苦不堪的脸色顿时大变,在他自身也感觉到力量更为提高了一级,大喜道,“哈哈,好了好了,好舒畅的感觉!”
菱纱也脸色大变,稀里哗啦一掌拍下正在欢呼雀跃的天河的后脑,骂道:“什么好了,刚才怎么个情况你都不知道,你要担心死我啊?”
天河的手舞足蹈停了下来,望着菱纱,委屈道:“我可是真的好了,刚才不知怎么的,就有一股很清澈的灵力在我的心间盘旋,现在的力气可比受伤前大多了,使都使不完呢,你看!”
天河原地蹦跳三下,跳起的高度居然达到了十多米,要知道,这腿部力量的弹跳对于我来说都是大吃一惊的,若是不借助内力,我是根本达不到这高度。
此时的天河如果参加NBA,在球场上恐怕是无人能挡。
“既然放你们通过,本尊干脆跟阎王多开个小玩笑。”烛龙的话语骤然响起。
天河挺身上前,气势高昂:“你可以打开鬼界的门了吧?”
烛龙没有多说什么,当即在众人面前召唤出一道法阵,红光幽幽的法阵滚涌出鬼界的阴森可怖之气。
“法阵有去无回,如何从鬼界重返人间,你们须得自己想办法。”烛龙说道,看来基于我的对抗,已经无可奈何。
天河的口中勉强挤出两个字:“谢谢……”
“本尊今日令你得偿所愿,但是等你有朝一日,尝遍世间辛酸之时,或许就会怨恨这样的命运。胆大又有趣的凡人啊,待你此生阳寿尽时,本尊会来找你,看一看你是否还是如此洒脱!哈哈!”烛龙狂笑着说出了最后一句话,愣了我一眼,身形在众目睽睽之下消失。
“天河,你的伤,真的不要紧吗?”菱纱耿怀于心,关切道。
天河笑着摇了摇头:“我刚才觉得全身都像被火烧着了一样,现在已经好多了,还多亏霄天的帮忙……”
天河看着我,不好意思地挠头说道。
菱纱又一次用异样的眼光看向我,走到我跟前,让我冷汗淋漓:“楚霄天,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身份?连神龙都对你畏惧三分,你不告诉我本姑娘就不认你这个朋友!”
“呃……这个……这个……”我吞吞吐吐,一时间哑然无语。
“主人的身份可不一般,你也不必知道,呼呼~~~”小莹对菱纱反驳道,趾高气扬。
“……”菱纱无语。
“好了,既然霄天不愿意说也有自己的理由,无须强求。在我看来,霄天为人正直,待人真诚,我们无必要多想什么,他永远是我们的朋友。”紫英连忙开解道。
“说得好,说得好!”我暗暗叫喜,不至于太过尴尬。
菱纱垂目神思,好像想着什么事,接着便独自一人走到了一边,站在盘龙镇柱居高临下,整个荒凉的不周山也别有一番雅致。
天河徐徐走到菱纱身边,疑惑问道:“菱纱,你怎么了?”
菱纱远眺不周山,语气沉重:“我还从来没有见你为什么事这样拼命过……你……对梦璃真好……”
天河挠了挠头,不明所以:“什么?”
菱纱转过脸对着天河,眼眸之中有着数不尽的感伤,仿佛下一秒就要分开时的痛苦:“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也像梦璃一样不见了,你也会不顾一切来找我吗?”
天河迟疑回答:“呃……一个不见,已经够麻烦的,要是两个都不见了,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菱纱顿时哑口无言,接着欲言又止,表情极其古怪。
天河见此当即明白自己说错了话,连忙摆手说道:“你放心!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我一定也会去找你,直到找到你为止……虽然有时候你会说我笨,不过你是除了爹以外,第一个对我好的人,我知道你对我其实是很好很好的……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去找你,你比梦璃还……”
菱纱听闻,喜形于色,连忙阻止了天河将脱口而出的下一个字:“等、等一下!你别说了,我只问一句,你有的没的说一堆干嘛……后面的、后面的我不想知道了!”接着便跑回了我这边。
天河呆立于原地,头上出现一连串的问号:“明明是你问我啊,又不让我说……不想知道还问干嘛……”接着也走了回来。
“快走吧,法阵消失了可不好了!”菱纱站于法阵前挥手道,天河迎了上去。
“等等……”我突然想了起来,烛龙消失之前并没有对天河他们施展不被鬼所察觉的法术,连忙叫住正欲进入法阵的菱纱。
“干嘛?”菱纱疑惑地看着我。
我不做解释,手指间一道灵气挥出,弥盖了紫英、菱纱、天河的身体。
“这是什么?”菱纱打量着自己的身体,发现并无异状,对我问道。
“法术可令你们的凡人之气不被鬼察觉,十二个时辰后自行消散。”我简单解释。
菱纱哦了一声便窜进了法阵中,天河也随之而去。
紫英站于我身前,若有所思,开口问道:“霄天,刚才天河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还是有些不放心。”
我微微一笑:“烛龙是在帮他,在你们打败幻影之后便把‘神龙之息’融入了天河的体内。‘神龙之息’乃是龙族的宝物,用此可以延长天河的寿命,甚至是百年之后仍青春永驻,不老不死。但是烛龙这家伙所说‘跟阎王多开一个小玩笑’,意思是要让天河尝遍世间所有辛酸,到最后看看天河是否仍然如此洒脱,以致于鬼卒无法勾取天河的魂魄而已。”
解释了一大通,紫英有所了解,明白了我的意思:“原来是这样,我也大可放心了。”
“你怎么不走?”紫英走到法阵前,回眸一视,发现我仍伫立于原地。
“我还有事要在这不周山处理,你们先去,我随后就到。”我微笑以对。
紫英对我的话无可怀疑,点了点头:“那好,万事小心。”
我点了点头,紫英也便走进了法阵。
如今这个不周山只有我和小莹的身影,这个时候当然要对烛龙宣战,我破口长啸,声音响彻不周山,话语中带着浓浓的战意:“烛龙,你给我出来!速速现身,否则我就毁了这不周山!”
第八十二章 论生死
        声音浩瀚雄浑,回声在不周山也是久久不能散去。如此强悍的内力之声,即使烛龙也感受到话语之中充满着战意,身影恍恍惚惚地出现在不周山之巅,气势未减。
“哼,你自己的事尚未完成倒是放肆了不少,你可知,在我的地盘我可以轻而易举地将你化为灰烬,尽管你我都是金尊神的徒弟……”烛龙带着霸气,充满了愤怒。
“嗯?”我仰目颔首,嘴角露出不经意的笑容,“既然你要将我化为灰烬,那我也没有什么可以顾及的了,嘿嘿……”
烛龙眼珠骤然瞪圆,并不是因为我说的话表现出来的反应,而是我刚说完话的一瞬间,我的整个身形毫无遗留地消失在烛龙的面前,微微留下四五错裂的残影,残影上仍然保留着诡异的笑容。
“你?”烛龙的话语中不可置信,东张西望,感觉不到我的一丝气息,冷汗冒了出来。
“我?我什么我?”下一刻的我已经来到了烛龙的眼前,距离之近,近到可以一拳打爆烛龙的眼珠。
烛龙立刻紧闭双眼,缩头而回,距离太近,不免让烛龙有一丝惧色。
嘴角再次微微上扬,在烛龙缩头的同时,我的身影再度消失。退了一大段距离,烛龙缓缓睁眼,暂时舒缓了一口气。
“天干物燥,小心拳头!”烛龙泄气,倒让我有了攻击的机会。
原本烛龙自以为脱离了困境,可以歇口气正面与我谈一谈,可是事不如意,刚睁开双眼就看见我出现在自己的眼前,而且举起了拳头朝自己砸来,有些傻了。
一拳即下,正中满怀,打在了烛龙威光凌凌的眼珠上,这个拳头我根本没有使出内力,仅仅靠着肌肉的力量,那也是强大无比。
“吼~~~”烛龙狂啸出声,疼痛之色难以掩饰,整个龙身片刻向我拳头的反方向倾倒,庞然硕大的体型微微一颤,引起了不周山的地震,不断有巨大的石头落下,盘龙镇柱动摇不定。
“还没完呢!”我的身影再度消失在原地,朝烛龙倾倒的方向追逐而去。
晃动停止,烛龙稳住了身形,龙身微微右倾,根本没有任何的喘息时间,我站在了烛龙的鼻尖之上,猛然下蹲,一跃而起,烛龙迫于强大的反冲力,龙头下垂了几分。
靠着跃起的余力,我在空中翻转了数圈,刹那间来到了烛龙的后脑勺部位。“轰”,又是一拳砸下,龙头朝着正前方扑去。
这一次的攻击比之前还要大,龙头摇晃不定,许久不能暂定,同时烛龙的狂啸也越来越大。
仅仅这两招就可以让烛龙霸气大挫,我回到了攻击之前的原地,对着还在摇晃不定的烛龙笑着说道:“怎么样?你到底是服还是不服?”
本以为烛龙会很恭维,却是不然,烛龙不屑道:“区区肉体力量,岂能轻易击溃本尊?”
“哼,肉体力量?这仅仅只是我肌肉的力量,我还没有动用内力,若是动用内力,你想想,你会是怎么样的一个结果?”我也不屑道。
“肉体力量本尊虽然不及你,速度也赶不上,可是论五灵之术,你却是远远不及本尊。”烛龙眼中放出一道凌厉。
“那我们来比比雷系法术如何?”见烛龙死不认输,我运起雷系法术,等待着烛龙的回答。
“虽然招式之上不及你,但本尊也不会那么无聊为一时之气争得翻天覆地,你既然还不走必定有什么事,速速道来。”烛龙当即转移了话题。
我收敛住法术,心中觉得好笑:“刚才可是你说要将我化为灰烬的,现在倒认输来了,一个神龙,无趣之极。”
“当然是有事,这事关系到天地秩序问题,虽然我这么做算是逆天而行,但是既然我已经有心面对,也不怕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由满面微笑变得严肃起来,我回答道。
“哦?逆天行事?为何?”烛龙疑惑。
“是这样的,想必你也听阎王说过‘韩家村’的事吧?”我说道。
“‘韩家村’?一听便是人界之琐屑杂事,本尊不感兴趣,也没有必要了解,自然也未曾听说。”一提到人界,烛龙便不屑起来。
烛龙这般高傲,我皱紧眉头带着沉重的语气:“不管你感不感兴趣,事情关系到我朋友的生死存亡,不容小觑,请你听我把话说完。”
“听你这么说,想必是要求本尊帮忙做什么事吧?”烛龙猜出了我话中之意,变得更加高傲。
我心中苦笑,这个烛龙简直是一个脾气古怪的老家伙,给他一点阳光他就无比灿烂,我自然也不能少了威严,从容道:“不错,烛龙真是聪明啊,这都能猜到,佩服佩服。”
这话一说便带有讽刺的意味,烛龙的脸色如夏日灿烂的阳光一下变成了冬日的寒风,我暗自发笑:“不灭灭你威风叫我以后有何能力逆天而行?”
我清了清嗓门,继续淡定说道:“‘韩家村’一族为盗墓世家,韩家一族盗墓绝活不计其数,因此韩家村便以盗墓来维持生计。可是盗墓毕竟惊扰死者,死者不能安息,韩家村便受到阎王的惩罚,每个韩家村的村民寿命不到三十便死去,灵魂来到鬼界却不能投胎转世,还需留在鬼界苦役赎罪,待到罪孽赎清才可再入轮回。据我所知,韩家村盗墓并不是将盗取之物占为己有,而是利用死者的陪葬物来解救世间的百姓而已,如此惩罚,未免太过于沉重?”
“你是想要本尊帮你对阎王说修改生死簿?”烛龙当即问道。
没想到烛龙这家伙头脑还是比较聪明,我也直接进入正题了:“不错,烛龙若是愿意帮忙,我等感激不尽。”
“哈哈哈哈,无知!生死簿岂是说改便改?况且掌管人界生死的人并不是本尊,即使是阎王也不可能擅自修改生死簿,此乃逆天!”烛龙笑道,语气严肃。
我摇了摇头,微笑着说道:“我刚才已经说了,什么天道、秩序,我一概不屑,即使逆天,我也要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事,所以不管怎么样,我只问你,帮还是不帮?”
“天道有序,往复循环,生生不息。生,亦或者死,真的需要这么执着?人生数十载,一路到头终有死劫,入了轮回便忘却前世一切,还有什么值得好留恋?”似乎对人之生死了然于胸,烛龙淡淡地说道,话语之中又夹杂着对我无知的叹息。
“不是这样,你错了……”我摇头反驳道,“人生在世,喜怒哀乐,爱恨情仇,千姿百态,各有滋味。六界之中,唯有人界拥有七情六欲,坐看沧桑,才能大彻大悟,明白自己存活在这个世上到底是为了什么,即使是一点点的爱恨,也会追求不已。烛龙,你是神,自然不会明白人生在世的各种意义,又怎么会了解人类的感情?”
“在本尊看来,人生不过是一场虚空大梦,几度轮回,便将前世前生忘得干干净净,再次投胎,脑袋不过是空白一片,纵然又是人界提倡的道德礼仪为之填补,死后仍然终归空虚,你这般死心塌地地缠绵于生死,又是何必?”烛龙完全站在了我的反面与我辩驳,否定了我的话。
看待人生,又有谁能比我看得更加透彻?我继续说道:“你又错了,虽然人生如同一场虚空大梦,但纵览天下,大多人类的感情总是执着地缠绵于爱恨情仇。人界虽然处于六界底层,但是人类懂得珍惜,懂得如何看待事物,懂得如何去爱。纵然寿命不过数十载,但唯有人类能尝遍世间的酸甜苦辣,了解万物之变化,即使再次投胎而失去前世的记忆,也不过是进入了生命的本源,再次历经世间沧桑而已,如是循环,才构成了这一个美好的世界。即使天道再无情无义,也剪不断那一份情线与执念。”
“这么说来,还是本尊完全将事物看向了另一个反面极端?”烛龙笑道,“你的话给了我很大的启发,你快去找你几个凡人朋友吧。”
“这么说你答应帮我了?”我喜笑颜开,充满期盼地问道。
烛龙的身影在不周山缓缓消散,最后消失于虚无,幽幽之处传来了烛龙的一句话:“既然你能逆天行事,那何必还用我帮忙?该怎么做你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