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艾牛电子书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仙剑奇侠传四之完美的命运-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对对对,就是阴阳紫阕!刚看走眼了,没想到霄天比我见识的还要多。”菱纱一下晃过神来。
“阴阳紫阕?好特别的名字……”梦璃居然也有不知道的事,被疑惑住了。
天河这笨蛋没想到也知道些,“这东西我晓得~可以吃!不知道味道怎么样~”
“切,鬼才相信你这野人晓得什么呢!”菱纱又露出不屑的眼神。
我突然恍然大悟,“对,菱纱,天河说的没错,阴阳紫阕可以吃!阳阕暖身,阴阕寒骨,若两人同时吃下去,有不一般的疗效!”
梦璃惊叹了起来,“没想到玉也能食用,真是太神奇了!”
看梦璃对这东西充满了好奇,于是我开始对梦璃解释这阴阳紫阕,“这个嘛,就是它最最神奇的地方,要是阴阳紫阕成为玉石后,没有被人挖出来,再过上一千年,玉髓成精,就能用来填肚子,只是听说它有了灵性便要乱跑,阳实和阴实会分开,凡人如果只得其中一个吃下去,反而不好!这阴阳紫阕如果感应到极盛的阳气与阴气,便会激发灵力,只碰触一边,或是阴阳互换,就一点用都没有!”
梦璃笑了笑,“那不是和成了精的人参差不多?真是有趣得很~”
我也随和着笑了起来,“有趣的还多这呢!”
正当我们侃侃相谈时,心婉走了过来到我身边,“霄天,现在不时说笑的时候,我们得赶紧找到路出去,不然天色一黑,我们就得露宿在这里了!”
真是奇怪得很,心婉到底怎么了,好像迟了火药似的,每次我和梦璃开心地谈话都会被她所打断,难道心婉被梦魔缠身的怨气仍在身体中?百思不得其解!
“是啊楚公子,我们还是找路吧!”梦璃低声说道。
心婉好像……变了!
“看来淮南王是请了奇人把它们做成机关,恰好男为阳、女为阴,被我和天河碰到,倒把这机关给破了。”菱纱兴奋地说道。
我们看着菱纱,没想到路子就这样被找了出来,真是太好了,马上可以出去了!
“我们走这条密道,说不定顺着就能找出风水生变的原因!”我说道。
我们进了密道,天河这家伙居然还留在后厅,顺着他的眼睛一看,还死死盯住阴阳紫阕……
其实我也舍不得那么好的东西,于是叫道天河,“你去带上吧,这阴阳紫阕说不定以后还有用!”
“这么奇怪的东西,我要带走,找个地方埋起来~”天河说着就去搬了起来。
菱纱听着我和天河对话走了过来,“喂,霄天!你们能活一千年吗?”
“那可不一定,万一以后有用处带上还是值得的!”
“你们带吧!那么重的东西你们俩自己拿,累不死你们!”菱纱做了个鬼脸接着又向前走了去。
天河扛着这对阴阳紫阕轻松地走着,这家伙,力气还真够大!
顺着密道走了过来,不一会儿,到达了另一个大厅——丹室。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淮南王的丹室!”我惊奇地感叹道。
菱纱望着我这大惊小怪的表情,说道,“这有什么了不起!丹室都没见过吗?”
心婉可能发觉了一点不对劲,“此处和后厅一样,没有见到什么鬼怪,感觉有些诡异……”
听心婉这么一说,我也突然察觉到,“对啊,按理说,梦魔的能力不足以吸收整个墓室的怨气,可是走了这么远,怨气却一点也不见,确实有些诡异,再找找,或许能找到什么原因来!”
“这里好像有些字”,梦璃看着玉鼎,照着上面念,“……夜半,王梦于青云之上,太一神君现明轮间,瑞气千重,光普三界,垂目示下尔……鸡鸣日出,炉紫气龙腾,顶现晕华,敛于赤绯玉壶,气凝若神丸,方知‘太仙霞丹’乃成,王与八公顿首而拜,心悦服食,终脱胎换骨,白日飞升!……”
“莫非淮南王已经飞仙!”我时感疑惑,惊奇地叫了出来。
菱纱又发现了什么问题,皱了皱眉头,“那个仙丹有这么神……书上说‘敛于赤绯玉壶’,这壶又是什么东西?淮南王的冥宫里可没有这件明器作陪葬,是不是被人盗走了?”
“盗走了?不会吧,难道还有人来过淮南王陵?”我的疑惑又起,焦急地问道。
……“有杀气!”云天河突然冒出一句话,我们好像形成了默契,立刻聚拢来。
我们都注意着四周,望了许久,却不见任何蛛丝马迹。
“你有病啊,干嘛吓唬人?”菱纱指着天河骂道。
我没有松解警惕四周,确实感觉有点怨气,而且愈来愈重,“大家还是小心点,我也感觉到了!”
菱纱听完我的话,立刻缩到了我和天河的中间,我们都拿起了武器,时刻准备战斗……
……“哈哈哈!没想到终于等到你了!”一个邪恶的声音从隐约中传来,顿时怨气大增,弥漫了整个陵墓。
我看着四周,以挑衅的语气说道,“你是谁,快滚出来!”
一只拖着三条狐尾,头上长着两只牛角的怪物显形在我们面前……
“你到底是何方妖怪?”我咬紧牙关凶狠狠地问道,他身上的怨气很浓,而且感觉到他体内源源不断的能量,此妖怪绝对不好对付。
“你听清楚了!楚霄天!吾乃噬灵魔族妖的第一护法——焱炙”,妖怪笑了笑,露出魔鬼般的牙齿,“可能你不记得了!前不久在女萝岩附近被你斩杀的那只妖,就是我!我说过要报仇的,等你很久了,你终于还是出现在我面前!”
“什么?原来……你没死!”眼前敌人的能量愈来愈强大,我紧握住剑,手心冒出了冷汗……
第十七章 ——昔日恩怨
       焱炙妖又是一次疯狂地笑道,“你可没想到吧!当初你用剑斩杀我的时候,我被你那个什么破烂眠香抽走了力量,幸好我反应快,竭尽最后一口气变了个分身才得以逃脱,不然早死在你的剑下!可惜啊,是老天给了我报仇的机会,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祭日”,说着,焱炙妖随口吐了一道火,火焰熊熊燃烧,向我蔓延过来……
此时的焱炙妖力量无比强大,嘴中还念着,“还是老天给我的机会,到了淮南王陵,一口气吸收了这么多怨气,功力大增,你!楚霄天,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我的汗水从额头流了下来,现在的我,很难和这只变态的怪物拼斗,看着熊熊蔓延过来的火焰,我全身的恐惧已经使我无法动弹,想使出绝招闪躲但身体却毫无反应……
“霄天!!!快躲开……”菱纱,梦璃,天河在一旁为我焦急地喊道,现在我的身体好像中了定魂咒,完全不能避开这一攻击。
“我!真的要死了吗?”我闭上了眼睛,在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画面——我一个人独自走在一条街上,街上的和现在的大街完全不同,有四个轮子可以奔跑的奇怪的东西,里面还坐着人,还有一些楼房,都是些七八层高,而且看起来豪华无比,我穿着奇怪的衣服,和现在穿的完全不同,路过一个胡同,朝里一看,却是旋转的黑洞……(我的记忆开始恢复了,其实这是现代世界的描述),到这里记忆突然中断,我猛地一睁开紧闭的眼睛,才想起来现在所面临的情形……
焱炙妖吐过来的火焰冻成了冰,“原来……我还没死”,我突然变得痴呆,往旁边一看,心婉正在不停地施着法与焱炙妖的火焰对抗,心婉的额头,流出了豆大的汗珠,表情看起来却是一般煎熬,让我心痛不已……
“心婉!”,我大声地叫道,梦璃见这一情形立刻辅助心婉对抗焱炙妖的火焰攻击,天河与菱纱也立刻帮忙,不停地向梦璃与心婉输送灵力。
没想到焱炙妖的法力果然强大,一妖对抗四人的攻击却毫不占下风,这样的场面僵持了不久,焱炙妖随手一挥,心婉、梦璃、菱纱倒了下去,而天河后退了几步拔出了望舒剑以支撑身体。
我从来没有这样的恐惧,为什么见到焱炙妖会变得如此?现在的我只是呆呆地观望着伙伴们的战斗,自己手中的剑掉了下来。
菱纱与天河的配合很是完美,以速度见长的菱纱不停在焱炙妖的四周发动攻击,以力量见长的天河则挥舞手中的剑与焱炙妖正面对抗,几次使出致命的攻击,但还是被焱炙妖一击倒地。
梦璃与心婉用手互相传输着灵气以维持战斗力量,另外一只手也在与焱炙妖对抗,看焱炙妖的表情,完全没有把梦璃与心婉放在眼里,随之挥手,冒出万道烈火,击中梦璃,梦璃倒了下去。
焱炙妖转过身来,对着心婉,用凶煞的语气说道,“魔与羽虽有过节,但这些是都是在战场上解决,今天我不想让羽断绝元首,不然以后的战场将毫无意义,你最好不要插手,不然我真的会对你不客气!”(读者注意了,焱炙的这句话对情节发展有紧密的联系。)
“你!……”心婉哽咽着说不出话。
此时传来天河焦急的声音,“霄天,你在干什么?!心婉有危险,你快救她啊……”
倒在地上的梦璃也强使着最后的力气说道,“楚公子,快救心婉,快……”
菱纱的声音也穿了过来,“可恶的楚霄天,居然到了关键时刻成了缩头乌龟,你丢男人的脸!天河都比你勇敢,没想到你会这样!”
夹杂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进我的耳朵,突然我感到头痛无比,刺激着我的脑袋,眼前一愣,清醒了过来……
心婉还在施展着法术与焱炙妖对抗,看着心婉的样子,我的心疼痛不已,她的眼神也不再发亮,而是微微地闭着,下一步就是快要倒下去了……
“我叫你不要管了,看来我今天非得结束你”,焱炙妖大怒,三条狐尾燃起火焰,不好!那是三味真火!……
三味真火直逼心婉,清醒后的我没有犹豫一下,拾起地下的流光剑以疾风之速挡住这一攻击,“七星决”!三味真火与我的剑交织着,不一会儿,三味真火渐渐熄灭……
心婉看着我,笑了笑,接着倒了下去……我立刻接住了她,将心婉轻轻地放在地上……
此时,天河站了起来,我连忙叫住天河,“天河,梦璃、菱纱和心婉交给你了,你先照顾他们,先为他们疗伤!”说着我丢了一瓶药,“用这药擦在伤口上,这个焱炙妖交给我,这是我们俩的恩怨,你照顾好他们就行!”
云天河用剑撑起了自己的身体,说道,“交给我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她们的!”接着一个一个背离了战斗场地,开始疗伤……
“焱炙,今天我们的恩怨就此解决,放马过来吧!”我果断地下了挑战书。
“哈哈哈,那我就成全你!”说着焱炙妖就展开攻势,手中带着一团焰火,向我身体打来……
这点攻击纯粹小菜一碟,被我轻松地躲开,我一跃而起,飞到了焱炙妖的背后。
“看招,‘凌空闪’”,带着雷电之气的我向焱炙妖攻去,恰好刺住他的胸口,一下消失了。
……“我还在这,看招!”不知道什么时候焱炙妖跑到了我的背后,再次向我突袭过来。
我的速度还是没有那么差,一般的物理攻击还是可以抵挡。我转身一晃,焱炙落了个空。
五行之中,我的仙术属雷,我再次使出了我强力的绝招——“疾风雷电闪”,顿时雷声四起,接着我的身体带着雷电的能量直冲向焱炙……
焱炙妖却一动不动,像是接受我的惩罚乖乖地站着,我的剑和四面而来闪电同时击中了焱炙……
焱炙的身体正在散化,可是他的身体黑烟四起。不好!这是分身!我抬头看了看四周,又不见了焱炙的影子……
许久,焱炙依旧没有出现……我的身体!怎么感到如此烦闷,好难受!……
这时,焱炙的声音传来出来,但仍然不见他的本尊,“哈哈,楚霄天,想不到你会有现在!你中了我的毒,看你怎么站起来和我战斗!”
我的胸口烦闷至极,中间夹着一阵剧痛,从口中,我吐出了黑色的鲜血……
“你,卑鄙!……”我提着声音说道,可是喉咙像被卡住一样,不能说大声。
焱炙却一个劲地狂笑,“我卑鄙?想当初你用那个什么破烂香对我的时候怎么不觉得卑鄙?”
我的个性就是宁可被杀死,也不愿轻易投降。我拖着无法支撑的身体缓缓站了起来,口中的鲜血直往下流,“少啰嗦,接招!”我竭尽全身的力量挥舞手中剑,再次向焱炙攻去。
一剑下去,被焱炙轻松地挡了下来,接着一拳打中我的肚皮,我被打得飞远……
“接下来,你想要怎么死呢?”焱炙捏着拳头向我走来,我倒在地上,抬着沉重的头望着这只怪物,想反抗,可是连剑也拿不稳……
“那我今天就吃吃人肉烧烤好了!”焱炙阴险地笑着,“三味真火”!他的尾巴聚集着雄浑的火焰向我烧来……
我没有躲开,因为我没有力气再站起身,今天大战了机场,伤痕累累,再加上中毒,口中的鲜血不停地流,好像自己的身体没了骨头,瘫软无力。
……这时,一个黑影突然挡在了我的前面!
“天河!你干什么,不要这样,你会死!”我望着这个矫健的身影,觉得惭愧万分。
天河用双手挡住三味真火用疲惫的话语说道,“霄天,你一定要站起来,我死了不要紧,菱纱、梦璃、心婉还身负重伤,一定要救她们!”
这是天河?这是天河说的话?我在做梦?……
确认了一下,自己还处在现实之中,我的眼睛突然湿润,有好多说不出的痛……
天河彻底用双手挡住了焱炙的三味真火,仔细一看,双手被烧得惨不忍睹。
天河迅速奔到我的身边,“霄天,我现在把你的毒逼出来,你一定要加油,因为她们还在这里,你不能死。”说着一掌下去,我口吐毒血,感到一阵爽快……可是,天河到了下去。
我又恢复了过来,擦了擦嘴边残留的毒血,一手抓住天河,将其报道梦璃的旁边,看着他们四人都还在昏迷中,满脸的灰尘,我流下了泪水,“我发誓,一定要就你们出去!”
“哼!臭小子,找死!坏我的好事。”焱炙恼怒地说道。
我缓缓站起伸来,现在的我已是愤怒到了极点,“焱炙,你把他们害的这么惨,今天,我要替天行道,将你彻底杀入十八层地狱!”
“来啊!看到底谁下十八层地狱!”
我举起了手中的剑,指着焱炙,此时,流光剑泛出金色的激光,外带着鲜红的火焰,焱炙再次向我进攻,而我,带着爆发的流光剑冲了过去……
第十八章 ——华丽登场
       焱炙的力量果然强大,在我向他使用绝招的时候被他硬生生地挡了下来,而我,却一点也无法使出多余的力气向他再次使用绝招。
僵持了一会,我被他一手的反击弹开了数米远,我的脚与地面摩擦着,流下了一道痕迹。
而焱炙,却一动不动地站着,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我的攻击在他的面前彻底失效。
“怎么会这样,这家伙,到底是什么妖怪!如此强大!”我面对着面前的前敌,百般无奈。
焱炙又笑了起来,声音不是很大,却有很重的邪恶气息,“今天我得让你见识见识我的厉害!”焱炙大呼一声,口中又突出了火焰……
火焰带着血腥味向我喷了过来,我全身的力量充沛,自己能闪过这一击,不过,即使闪过了,又该如何下手对他造成伤害?
“这家伙属火,我看看能不能用属水的仙术对付他。”我一下晃过了神来,一个办法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中。
可是,问题还是来了,这里会属水的只有梦璃和心婉,他们都在昏迷中,该怎么办?
正当我东张西望时,焱炙又是一道烈火向我扑来,击中了我的手臂,留下了一道黑色的伤疤……
如果分心的话我会就此倒下,还是和他硬拼好了,流光剑在我手中一闪,一道闪亮的电光夹着火花向焱炙刺去,刚好刺中了身体,焱炙再次消失,“分身!”我吼道,焱炙突然显形在我的前面,三条尾巴对我一扇,打在了我右脸,我在空中转了数全,倒下在地。
这点皮肉攻击不算什么,我迅速站了起来,向后翻腾了几圈双手拿着流光剑再次对着焱炙……
我双手紧捏着剑,望着眼前强大的敌人,无从下手……
焱炙一味地挑衅道,“看我要慢慢折磨死你,让你痛不欲生!”
这家伙不但力量强大,而且速度快,还会分身实在是难以下手……
突然,焱炙消失在我的眼前……
“这家伙哪去了!”我不断地后退,小心地提防着,但周围却异常寂静,让我的心提高到了极点,生怕随时会遭受攻击。
……“我在你后面。”焱炙诡异地说着。
我猛地转身,随手一剑,剑光一下,焱炙又消失了踪影。
……“我在你上面!”焱炙又一次冒出恐怖的声音。
我看都没看,直接举剑向上刺去,当漂浮在半空,却空无一物……
“我又在你后面。”
我完全处于了被动状态,这次没等我出手,焱炙一掌将我打在了地上……
我迅速起身,一记“流光闪击”正上攻去,金色的光芒划出无数的电波,随着一声爆炸,焱炙又消失在半空。
焱炙立刻现身,他的衣服被我击中了个洞,但对他的肉体伤害却没有一点效果。
“你找死!”焱炙大怒,他的尾巴再次燃起火焰,同时口吐烈焰,两道混合攻击直直地打了过来,没想到这次的攻击速度提升了一成,当我在闪开时再次受伤,腿上的血不停流下……
我拖着身体站了起来,但右腿的伤痛使我再次倒下……
我望着前面,焱炙又在准备着攻击的动作……三味真火又一次向我攻击过来……
……火焰渐渐蔓延到了我的身边。
……(我?这是谁?)
我睁开了疲惫的双眼,眼前的火焰冻成了冰块,刚好到我的脚边结束……
“心婉!”我愣住了,“你!天河不是在照顾你吗?”
我望了望天河那边,天河也在昏睡,问道心婉,“你?怎么了?天河为什么昏过去了?”
心婉没有回答我的话,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事发生了……
心婉拥到了我的怀中,她用嘴唇亲吻着我的嘴唇,我感觉到了心婉嘴唇的冰凉,同时一阵阵寒意注入了我的身体,同时带有一股力量……
又一次这么近距离地看到她的面容,这次却万般憔悴,她闭着双眼,显现出悲伤的神情。
她一直吻着我,我知道,她是在唯我输送能量……我也缓缓闭上了双眼,接受着这寒冷却又温暖的一吻,我坐在地上,搂住了她的腰,隔着层衣服,依然感觉到她身体的寒冷,而且我的手也在不断吸收着寒气……我的手渐渐地暖和了起来,而心婉,嘴唇变得乌黑,她秀丽乌黑的长发衬托着她雪白冰冷的脸,完全是变了样……
不知进行了多久,心婉已经完全失去的力量,倒了下去。我一手接住她,搂在自己的怀中,“心婉,不要怕,我就是死也要救你们。”
心婉用微弱的声音说,“霄天,只要你们没事就好,要是我们都能活着,我一定要珍惜这一切,一定要和你们永远在一起……”
这时的心婉已经断了声音,我大声地吼着,“心婉,你不会死,你要撑下去……”
天河走了过来,立刻抱住心婉,向安全的地方转移,背对着我说道,“霄天,我属火,我可以为她取暖,心婉救了你,也是我们大家最重要的成员之一,我也要拼命保护她……”天河的声音有些哽咽,,伤感万分……
我的泪水也在下流,这时,心婉的力量和我的力量交织着,雷和水正在融合。
新绝招诞生了——万剑诀……
焱炙口中念着,“可惜了,以后没玩的了!”
“管你玩不玩,拿命来和阎王玩去!”我灵气冲顶,“‘万剑诀第一式——凝冰刺’,接招!”
一把无形的剑带着无数的冰刺,对准了焱炙的胸口,四周冒出了雷电……
焱炙太过于轻敌,一动不动,右手伸了出来,试尝用手接住这带着冰刺的剑,当然接住的时候,冰剑依旧没有停下,而焱炙却一个劲地后退,远远看出,焱炙的手正在留着鲜血,但是冰剑被他成功的接住。
“好小子!看来我不会杀了,我要留着你,慢慢吸干你的灵气,没想到你的实力比我想象的强大得多。”焱炙丢下冰剑,冰剑消失……
我笑,我笑他的愚昧,“你也不过如此!”露出凶神恶煞的眼神。
“三位真火”,焱炙又使出了同样的绝招。
“同样的绝招可以用三次,还真够笨”,我冷冷笑道,“‘万剑诀第二式——万剑穿心’,你去死吧!”
这一招是第一式的强化,一把冰剑变成了数把,而且每把冰剑都带着电气,迎接着三味真火的挑战……
顿时,冰剑化解了三味真火的攻击,火焰迅速熄灭,冰剑再一次向焱炙刺去……
没想到焱炙临死都还挣扎,由一个本尊变成了数十个幻影,接着我迎面而来的冰剑,冰剑将一个个幻影化为了灰烬,最后,剩下本尊苦苦地支持。
“好家伙,万剑诀第二式居然被你挡了下来!”我对着焱炙冷冷地说道。
焱炙低下了头,也发出了邪恶的笑声,“看来,我非得使用绝招了……”
我突然一愣,“绝招?哼……都快死了还有什么绝招!……”虽然这样说,但我还带有几分怀疑。
焱炙狂叫着,牙齿暴露无遗,接着变成了狼面,突兀的鼻子和凶煞的眼神,让人看了心惊胆战。投上的两只牛角也在不停伸长,变大,最后,弯曲地像一把镰刀。三只狐狸尾巴也在伸长变粗,尾巴被火焰包围着,显现出赤红色的死亡气息……
变身后的焱炙疯狂地笑着,接着一声嚎叫,震耳欲聋……
我望着变身后的焱炙,立刻做好了防守的动作,此时的感觉比上次更加恐怖,焱炙的力量又强大了一倍。
嚎叫完后,焱炙露出锐利的眼神盯住我,“有什么招数快使完,不然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